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

宗旨:弘扬文化、承续谱牒、文明家邦、复兴祖国。

 
 
 

日志

 
 
关于我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宗旨: 弘扬文化、承续谱牒、文明家邦、复兴祖国。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精神: 大孝大爱、大公大德、奉献才智、勤劳敬业。

网易考拉推荐

20年 刘氏宗谱找到回家的路  

2016-10-17 14:48:50|  分类: 谱学英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年 刘氏宗谱找到回家的路
鞍山日报 王尤
2016-10-09

“前人不修谱,后人寻根苦。今人不修谱,后人不知古。”家谱是同脉血亲传承其家族世系以及先祖事迹的基本载体,见证了整个家族不断的繁衍发展。盛世修谱,本世纪初,鞍山地区成立了进行谱牒文化学术研究的社会团体——鞍山市谱牒文化研究会,十几年来收集了来自鞍山市民的142家60个姓氏家谱200多部谱书。
家谱,是一个家族烙烫着悠远而珍贵的印记,也是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家谱传承着血缘及根脉,积淀着文化与精神,反映着政治和经济。无论走到哪里,家谱都是回家路上最准确的坐标。刘洪儒老人历经20年编修《辽阳隆昌小台沟刘氏家谱》的故事完整构成了一个中国人自大而小、由国到家的坐标系。
上世纪70年代,刘洪儒同邻居闲谈中无意间发现,称兄道弟这么多年的邻居刘承华和自己家的字辈谱“排字”一样,认真论起辈分,刘洪儒还应该称呼他为叔叔。刘承华讲述了一些小台沟刘姓家族故事,还将百年前祖先买卖房产、土地契约找出来与刘洪儒一起翻看。刘洪儒看后十分吃惊,同时难掩心中的好奇:刘姓先祖从何而来,他们为何会选中这个地方?他们当年做过什么,为这个世界和后代留下过什么痕迹?刘姓子孙如今延续多少代,还有多少人能记住祖先姓名?从那时起,刘洪儒就起了写家谱的念头。但是当时连家谱格式都不懂的他根本无从下手,只能利用工作之余去图书馆收集一些学习资料。
直到1989年,对写家谱念念不忘的刘洪儒打听到有一名堂兄学识渊博,特意前往大连拜访。堂兄拿出来自己家编写的家庭简史及家谱资料,使刘洪儒受了很大启发。“当时我的心中五味杂陈,既为我们族人有家谱而感到兴奋激动,又为自己家没有家谱而心疼,而且一想到自始迁祖后的族谱一片空白又感到失落。”家族责任感和时代使命感使这位赋闲在家的老人萌发了写刘氏族谱的念头,“如果我不做,这些事情很有可能会被埋没,我希望尽自己的能力做出我们小台沟刘氏家谱。”抱着昂扬斗志,刘洪儒走上了修纂族谱的艰辛长路。
万事开头难,刘洪儒独立修纂,且手上没有任何资料,在修纂族谱的过程中遇到重重困难。为了搜集资料,刘洪儒出入图书馆、资料室搜集有关史料;向有经验的同志请教如何编辑资料;然后回到老家逐家逐户走访查证、收集详细资料。由于年月久远,很多先辈的生卒年月日都难以考究。
为了收集最确切的信息,刘洪儒还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让族人请出了供奉的先祖牌位,抄下祖先们的生卒年月日,很多资料是这样收集回来的。”刘洪儒说,幸而族人都非常支持他的工作,村中的老人们也将记忆中尚存的一些家史和故事告诉刘洪儒,为他修纂族谱提供不少有用素材。族中的一位长辈还特意带他拜祭了刘氏始迁祖刘天玺的墓碑,在碑前刘洪儒见到与刘氏家族一同经历300余年岁月的老柞树。
“十里八乡也就只有这棵独一无二的老柞树。”70岁的刘洪儒回忆说,准备开始写家谱时其实已经说不清楚自己是刘家的第几代子孙,但是从小就听说,家族的祖先来自河北省永平府迁安县刘家庄,而这棵柞树,则是后人在始迁祖刘天玺坟前种下的,还曾被当地绿化部门列为省级保护文物加以保护。对于这棵老树,刘氏族人就像对家族中的长辈那样爱护敬畏,它也是刘氏子孙寄托乡思的载体,回乡探亲祭祖时都会回去看看它。
2003年,刘洪儒终于编成了《辽阳隆昌小台沟刘氏宗谱》。内容包括祖先照片、家谱辈单、世袭排辈、家族史等十四项内容,五十六页手抄资料,虽然内容还不够完善,但为日后刘氏子孙续修族谱定下了基础框架。
在编写家谱的过程中,刘洪儒隐隐有种感觉,编写家谱可能接触到的不仅仅是“我从哪儿来”的身世之谜,而是“我们向何处去”的生命之谜,“从历史和先人的故事中看清自己所处的位置,从而走向对的方向”。
采访时,刘洪儒翻开有些发黄的手抄册子,尘封的时光渐渐走近。看到“六世祖刘永馥青年时嗜好赌博,将自有田地店典押在外”,刘洪儒不由得感到了惭愧:“现在,我们都是一家一户,过去都是一大家子。绝对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对‘小家’的回顾事实上是在考验‘大家’,对‘孝’和‘利’的抉择,决定了人生最终的价值。幸好,还有先祖的故事提醒我们。”
刘洪儒在编写家谱的同时也在湮没在历史尘埃中的祖先及其精神。这是一次跨越时空的“精神考古”,不仅在于寻根,更在于理解并承接历代凝聚的道德情操与文化精髓,回答“我们到哪里去”的命题。
2006年,刘洪儒成为了鞍山市谱牒文化研究会的会员,并且主动担负起文化活动站的活动策划。在谱牒文化研究会工作这些年,刘洪儒碰见过很多同样在寻找家谱的人,不少人在家谱上看到自己的名字时,不禁落下泪来。“现在很多人都不用好和坏去评价一件事情,而是倾向于用有没有好处和利益来判断。写家谱正好是一件无利可图还路途艰辛的事,谱牒文化研究会的谱友都是一群‘傻子’。”刘洪儒说,他常常鼓励准备编修家谱的谱友,要不畏艰辛,因为他觉得“修谱人都是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一件好事”。
修一家之谱,看家族之兴替。在历史的长河中,不同的家族兴衰起落,但在后人看来,轻轻拂去岁月的尘埃,家族依然璀璨夺目。更多像刘洪儒这样的普通人,正视家族历史,用族人的点点滴滴,折射出更真实的世事变迁。
全媒体记者 王尤

鞍山智喜国转发
2016*10*18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