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

宗旨:弘扬文化、承续谱牒、文明家邦、复兴祖国。

 
 
 

日志

 
 
关于我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宗旨: 弘扬文化、承续谱牒、文明家邦、复兴祖国。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精神: 大孝大爱、大公大德、奉献才智、勤劳敬业。

网易考拉推荐

邵长兴 // 小云南文集 序(二)  

2014-07-05 21:41:37|  分类: 小云南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征博采  多证铁证  清源正本

 ——为《小云南文集》序

邵长兴

 

  千古之谜,终于破解,小云南在何方,不再迷惘。多方研讨,公认的结论脱颖而出。“清气澄余滓,杳然天界高”(晋·陶渊明),由此领略到一种新意境。

  “大孝,大爱,大德,大公”,是鞍山市谱牒文化研究会(以下简称“市谱会”)从草创到成立后十多年间所逐步形成的精神,在我市四化建设中,在争创全国文明城市活动中,在弘扬“中国梦”的洪流中,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十三年,何其短暂,堪称转瞬即逝;十三年,何其漫长,将近5000个日日夜夜,就常规而言,日积月累,日升月恒,市谱会在理论研究上下功夫,培养锻炼出一批人才,涌现出若干典型代表,各展才智,写出了上百篇论文,编印了19期刊物,出版了一套谱牒文化研究丛书。这套丛书在我心目中就是奇珍异宝,实是“前人不曾有,后世不可无”。因而有必要逐一胪列:《家谱编纂经验汇编》、《家谱序文汇编》、《家谱文萃》、《小云南探源》、《谱学论文集》、《谱苑人物集》、《修谱实录集》、《谱书序文集》、《修谱文论集》、《小云南文集》。十部佳作(自20028月至201311月,总计1800千余字),载录鞍山乃至辽沈地区谱牒文化研究的全貌,反映了新世纪以来鞍山谱牒工作由无到有,从小到大,由浅到深的发展历程,获得的多方面成果,彰显了这支队伍的精悍及其顽强拼搏的精神。

  “山不争高自极天”。我们自豪却从不自满,时时看到自身的差距与不足。面对无公拨经费,无外援赞助,无固定办公场所,无专职工作人员等诸多困难,一一克服,依然文照写,书照出,学术讲座、论坛、谱书展览、谱牒文化咨询等活动接二连三举办,呈现出一种无与伦比的蓬勃朝气。

  市谱会卓有成效的工作,受到省市社科界的重视。20121220日辽宁省社会科学联合会召开“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提高社科类社会组织生存与发展能力研讨班”,全省每市一位代表发言。鞍山市谱牒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钟连良在大会上介绍了本会成立十年来会员艰苦拼搏,无私奉献取得的成果和经验,博得与会者好评。2012年,市谱会分别获得辽宁省社科联授予的“先进社团”荣誉称号和鞍山市社科联授予的“鞍山市社会科学工作先进集体”荣誉称号。领导机关的支持,广大会员受到莫大的鼓舞与激励,势将成为第二个十年奋进的巨大动力!更加宏伟的震古烁今的新局面指日可待。

  常言道,凡事皆有“来龙”与“去脉”,以上几段文字就是《小云南文集》序的来龙去脉,未悉读者诸君认同否?

  市谱会在学风方面初步培养并形成四种严谨而朴实无华的精神:迎难而上勇于担当的精神,合力攻关的团队精神,辩证思维的科学精神,视野广阔的海纳百川精神。此次编辑《小云南文集》有生动体现。

迎难而上勇于担当的精神

  从历史上考察,东北地区除原住族群外,大体由三种人构成,一是流民,二是谪戍,三是移民。自顺治八年(公元1651年)从华北等地大规模向辽沈乃至东北移民。此后,家谱中对于族源问题,即表述不一,比较集中的说法是来自“小云南”,但其究竟在何方却又含混其词,有的言之凿凿,却又查无实据。以致成为“千古之谜”,严重地妨碍家谱族谱的编写。根之不清,源之不明,何以别世系明郡望。

  为了澄清是非,市谱会毅然决然,担此重担,组织众多有识之士,不惜倾注精力,调研考察,于2006年编印出版了《小云南探源》一书(以下简称《探源》),荣获市社科优秀成果奖。该书影响广泛,掀起了一场“小云南在何方”空前的大讨论。

  讨论收到了巨大成果,被媒体称之为“‘小云南’集大成者”的原市谱牒文化研究会副理事长胡忠奎先生,在议论纷纷中梳理出七种说法,将讨论的焦点具体化。这仅仅是初步成果,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和方法,我们不能局限于发现问题,而是要解决问题。众说纷纭,固然是好事,将有关问题悉数列出,便于探讨论证,但不宜长期停留在这个阶段,而是要逐一厘清是非正误,按现实掌握的资料,按现有科研水平,求得一个公允的结论,以利于移民史的推进,各族各户修谱的进展。

  于是,市谱会决定广集天下有关说法,进行核实,并充分论证,以期求得真谛,2012年春,《小云南文集》编辑工作在副会长张永华女士的倡议下郑重启动。再一次体现了市谱会一贯的勇于担当的精神。

  由此,不禁想到当年申请组建市家谱协会,认识水平仅仅局限于编纂家谱,是市几个部门在论证中,提升到谱牒文化研究的高度,从而定名批准正式成立。水涨船高,名实相副,市谱会的宗旨,会员的科研方向,认识程度也随之跃上较高的层次,为今后拓展工作局面写下厚重的第一笔。

合力攻关的团队精神

  “谱业兴衰,人人有责”。本此信念,市谱会的百余名会员以及广大谱友每每大事当头,莫不各尽所能,各展才智,合力攻关,奋力拼搏,以求大胜或全胜。既然要寻求攸关东北移民来源的关键答案,形同发出了动员令。资深学者,年青学子,以及多位有识之士,共同挥毫泼墨,各抒己见。同时从网络上收集了数十份文章,遴选之篇,基本上取得了作者的同意,纳入本文集中。此外,多次举办论坛,学术讲座。不仅是东北地区,不少省份如北京、山东、山西、河北、云南的专家学者以及内蒙古等高等学府大师也就此专题撰文,都有宏论发表。

  其实,早在此前的2011年所编印的《谱学论文集》,就对族源问题有所研讨。全帙39篇文章,半数涉及族源问题,不过内容较为广泛,多角度多层面予以解读,大有益于“小云南”在何方的深入探讨,或可称为大讨论之先导。

  尤其是不少媒体,包括网站大力宣传报道,甚是鼓舞人脉,认知范围极大扩展,构成谱苑一大盛事。

辩证思维的科学精神

  “小云南”在何方?为了穷本溯源,刨根问底,弄清事实,有热心人士不避其劳,不厌其烦,千里追踪,实地考察,不放过任何线索,综合分析归纳,撰写文章,利用各种手段,通过多种途径,收集占有资料。这些侧面无不反映出文章作者的求实求真的作风。

    新谱编纂者起笔遇到的一个大题,既是族源问题。族源不清,成何族谱?凡属略知祖籍在华北者,莫不纷纷入关,返乡寻根问祖,但多无所获,一些传闻臆断使人半信半疑,难于定论。在此窘迫形势下,破解“小云南”在何方之谜已是迫在眉睫的大事,岂能不列为重要课题提上议程。

  在学术研究领域,直面难点,直抒己见,不回避,不诡辩,已然形成市谱会成员的一贯学风。群体中,精英辈出。谨以谱牒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谱牒文化研究》副主编张永华女士为例,即可一叶知秋。她在鞍山开启了女性主编族谱之先河,与其胞兄合编《南台张氏族谱》,有了极其宝贵的编谱实践经验。常言道,“事非经过不知难”。只有亲身参与,方洞悉谱书编纂中之奥之难。这次永华女士主动承担了编纂文集的任务。

   “小云南在何方?”是胡忠奎先生的一篇论文,也是“小云南”问题的主题。小云南在何方?胡忠奎先生专文中梳理为七说:一,小云南在山东说;二,山西云中之南说;三,山西洪洞大槐树说;四,山西运城说;五,安徽凤阳说;六,云南祥云说;七,云南乌撒卫说。

  之后,又有了:八,“山西燕云十六州”说;九,“云南交趾国”说;十,安徽“云岭(镇)之南”说。

  面对“十说”,逐一剖析、破解“千古之谜”实际是一场论战,是一场激烈地交锋。“做一件事是需要胆识和勇气的,是需无私奉献精神的”。

  此番永华女士连发五篇宏论,有总论有分论,有概念诠释与辨析,有事例有数据,逻辑严密,说理透彻,言辞锐利。有人评价说是“五朵带刺的玫瑰”,倒也较为贴切。只是被驳一方作何回应尚不得而知。不过,在真理面前心悦诚服,亦属人之常情。尽管永华女士谦虚,一再声称五篇《再谈》等文仅是个人的一家之言。但实际上,不仅因为她是市谱会的副会长和本书执行主编,更是因为她的论断的确凿和代表性。故,总的说来,她和胡忠奎的观点(广义“小云南”在云南省)就是市谱会的观点,也就是编辑出版本书的初衷所在。

  纵观“小云南”在何方的研讨历程,可以将永华女士的五篇《再谈》概括为五种立论境界,这就是:

  在探寻“小云南在何方”的学术研讨活动中,市谱会不但是发起者,更是积极参与者,在众多会员的努力下,现已基本取得了共识,即小云南就是今云南省大理州祥云县(包括云南驿)。从张永华女士“再谈小云南问题”的五篇文章中,即可了解到市谱会在这场学术大讨论中担当的勇气和责任心。为了找到“小云南在何方”的真凭实据,她是“众里寻他千百度”,从数十部元明清时期的史料,云南省地方志,国家地理词典,《辞海》及一些姓氏家谱的记载中,查找到小云南在祥云的史料记载。她以“跃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执着,进一步寻找到明初洪武和永乐年间从云南向山东移民的史料依据。根据史料,家谱的记载和社会调查解析了“为什么历史上云贵为少数民族聚居之地,而山东移民的后裔大多数为汉人”,为什么说在山东没有‘小云南’这个所谓的地名”等问题;同时,她提出一种新的观点,即“小云南”这一称呼,在山东是当时当地人对聚居山东某一地区的来自“小云南”的一群人的总称,而不是指哪一个地方而言。

  在其《莫言迁客似沙沉》一文中,以一些社会调查材料为依据,反驳了“小云南在山西”说—— “山西小运南”说,“山西洪洞”说,“云中之南”说和“山西燕云十六州”说——的四种观点。因其“无任何史料记载”,其中主要对以“山西向山东大量移民为依据的,“小云南”就是山西的燕云十六州”的说法予以驳斥。阐明了她的不同观点。她认为能证明“小云南在何方”的主要依据 是明清时期的历史资料,云南当地方志和一些姓氏家谱的记载,而不是移民数量的多少。并坦诚的指出“十六州”观点论证过程中的前后矛盾,对某些概念运用上的不恰当甚至是错误的结论,是主观臆断。

  在《史海钩沉论古今》一文中,更加深入的探讨某些文章在引用史料时出现的错误之处。如引用《明史太祖本记》关于山后移民去处的记载,关于对山西“云南之说”出处的解释;“山后指冀,即古云中”的错误提法;关于“燕云十六州”的所属和收复时间,关于“八旗汉军与汉军旗下人”这一名称的提法等等诸问题都一一做了剖析。

  张永华女士认为,参加“小云南在何方”学术研讨,既能澄清某些历史遗留问题,又能给那些真正想知道“小云南在何方”的人一个明确的交代,同时也是她再学习的一个过程。所以她以穷追不舍的精神,深入再深入的去探讨与寻找与“小云南在何方”有关的问题。在文中,对“小云南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考证小云南在何方应以何为证”,“十六州观点对‘祥云说’既承认又否定的前后矛盾的论证”等问题,她都一一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可谓是“吹尽狂沙始到金”。这个“金”既是她的“祥云说”观点得到市谱会绝大多数人的认可,也是她多方研究“小云南”问题的一个总结。她根据自身的体会,总结出参与学术研究的两个重要方面——心态和方法。第一关于心态,她以学术界老前辈、学术研究者最好的榜样季羡林先生为例,认为能做到有责任心,敢于担当,谦虚谨慎,求真求实,才是参与学术研究的人应有的心态。第二关于方法,她举出儒家在学术修养方面的方法—“学问思辨”。按现代的语言解释,就是对证据要进行调查研究与考证。

  何等坦诚直率,不仅评论“小云南”在何方的有关方方面面,还将学术修养的两大要领——“心态”与“方法”也和盘托出,敞开心扉,公之于天下。                                             

  与五篇再谈相应的还有“小云南在何方”大讨论发起人之一的胡忠奎先生,20138月撰写的《小云南调查始末》一文,概述28年间历年有关事项,或简或繁,脉络清晰,与永华女士的论述互为表里,不妨视为姊妹篇一读。

视野广阔的海纳百川精神

  大张旗鼓研讨“小云南在何方”绝无哗众取宠之意,更无自以为是的非分之想。旨在抛砖引玉,澄清迷雾,还事物本来面目,以利于谱牒事业之发展。

  鞍山谱牒人的视野,超越地域、时代、民族等局限,凡四海之内有关的史料、文论,不论持何观点,一视同仁;不论是报刊或网络所传所载一律采取“拿来主义”,并尽可能与原作者或相关人士取得联系,逐一核对,力求准确无误。

  本文集现已集到文章38篇,媒体报道7份,200千字。较之前期出版的《小云南探源》(文章13篇,50千字)数量大为增加,足以体现编者虚怀若谷的心态。

  海纳百川,广为收罗,自有其乐趣在。“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然动容,视通万里。”(刘勰《文心雕龙》)在各种通讯高度发达的今天,顷刻之间,“千载”、“万里”已非神话。

  在学术问题上,市谱会从来都是广开门户,倾听多方崇论宏议,提升认知水平,以期在课题研究上,除充分发挥本会会员的作用外,更不分遐迩,凡获得有关史料或文论,皆高度重视,对比参照,取长补短,以营造优良学风、文风,进而养成优良的学术品格。

  此次,在“小云南”的大讨论中,重视云南地名学家吴光范教授的学术观点便是一例。吴老先后任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地方志编委会副主任、云南大学客座教授、省社科院特约研究员。著有《云南地名探源》(1987年)、《话说云南》(1999年)、《昆明古今地名考释》(2005年)、《中国地名人物荟萃》(1994年)等。出于对地名志、地方志等事关重大课题审定的需要,吴老发表了多篇论文,其中《小云南考》(15千字)发表于国家级刊物《中国地方志》总225期。

  吴文堪称宏论。开篇即列举九部典籍之原文,自明万历《云南通志》包括明、清直至新中国,几大历史时期的著名文献中皆记有“小云南”,可见不是孤证,而是多证。说明“小云南”即在古之云南县(今祥云县),足以证明“云南省没有‘小云南’”的说法是毫无根据的。吴文还详细论证了“小云南”得名之由来;辨析了诸多传说中以讹传讹,以致某些混淆视听、鱼目混珠之失当。

  吴文的结论:“小云南”就在云南省,已为历史文献、民谣、民俗所证实,是多证、铁证,也是对鞍山观点的一大力证。

  此外,其他文稿各有千秋,不论观点如何,皆有助于这次大讨论的开展,理当诚致谢意!

  常言道:英雄所见略同,而市谱会绝无自诩自矜之意,无非是“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认同罢了;文化共享,百家争鸣,原来互不相识,但课题结缘,双方论战后成为好友者,亦比比皆是。春秋更迭,历史变迁。由此引发,将课题研讨推向更深层次,跃上新的高度,也不无先例可循。至于今后发现新史料,获得新论据,用以审视今日之结论,更是理所当然,这是任何人都会拭目以待,热烈欢迎的。《文集》开了一个好头,功不可没。来日方长,新人新说,将在时光砥砺中崭露头角,谱牒事业的大发展的希望正在于此。

  2013年,金蛇狂舞之年,也是市谱会大丰收之年。鞍山谱牒文化丛书,继前10年出版7部之后,今年决定一举出版3部:《家谱序文集》、《修谱文论集》、《小云南文集》,洋洋洒洒,蔚为大观。承蒙不弃,三书稿成,馈赠首阅并问序。受谱友钻研理论之风的感染、激励与鼓舞,笔者不禁热情陡涨,不亚于天气的高温,乐于追随各位先行者的脚步略尽绵薄,尽管时值三伏,暑气蒸人,也愿倾心执笔,惜心智怠慵,力所不逮,百密一疏,有负重托,甚为愧疚,欢迎志同道合者不吝赐教。

  最后,谨重温宋人张载的《芭蕉诗》为小序作结。

      芭蕉心尽展新枝,新卷新心暗已随;

      愿将新心养新德,旋随新叶起新知。

                                                       

         于辽东 三乐书屋  时年八十又六 

     2013.10.31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 智喜国  转发  2014.07.05.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