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

宗旨:弘扬文化、承续谱牒、文明家邦、复兴祖国。

 
 
 

日志

 
 
关于我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宗旨: 弘扬文化、承续谱牒、文明家邦、复兴祖国。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精神: 大孝大爱、大公大德、奉献才智、勤劳敬业。

网易考拉推荐

明清史籍中的“小云南”  

2014-07-17 21:30:09|  分类: 小云南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云南文集

明清史籍中的“小云南”

 鞠平原

    昨天从家谱网得知,关于“小云南”在何处的问题,一直是东北和山东部分地区广为流传的话题,也是目前网上热烈讨论的问题,学者和网友对其具体位置众说纷纭,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些网友(甚至包括一些学者)称“小云南”一词,史籍中未见记载,经过爬梳,平原从部分明清史料中找到了一些有关“小云南”的材料,现奉献给大家。

   “小云南”一词,出现较早,依平原所见,最起码在《宋史》(卷496)、《文献通考》(卷330)中已提及,只不过此“小云南”指当时的南蛮部落(亦有“大云南”)。因网友所据家谱多是明中叶以后修订的,故而以明清史籍中的“小云南”史料来映证应该恰当一些。

  一、明代官修典制史中的“小云南”。 《诸司职掌》、正德《明会典》、万历《明会典》是明代官修的三部典制体史书,从某个角度来说,也可谓是明代不同时期的行政法典,其权威性可想而知。修于洪武二十六年的《诸司职掌》(见《续修四库全书》本,不分卷)载明初云南设有“小云南土官”一事。后修的正德《明会典》(《四库全书》本卷九十六)、万历《明会典》(《续修四库全书》本)亦沿用这一记载。显然,在明洪武年间即有“小云南”一词。另外《礼部志稿》(《四库全书》本卷九十一)中,也沿用这一说法。

  二、明人游记中“小云南”。明人杨慎《滇程记》(《四库存目丛书》本)载:“自镇南州普驿六亭而达云南县界。所经有桃树坡、金鸡庙、孟获菁、安南坡。坡有巡司。下坡地复坦夷。相传古云南郡治此。士人称为小云南,以别于云南治城云。”明人徐霞客《徐霞客游记》(《四库全书》本)的价值,众所周知,不必赘述。文中多次提到“小云南”一语,其中有指“云南驿”者,如其卷八上云:“……其下皆涸,而川水实由之北注。又西二里,过大水堰塘,堰稍北,复西十里抵西山下为小云南驿宿。”也有指“小云南”地域者,如其卷八上云:“循东山北行五里,即青海子之西南涯也,遂与小云南来之大道遇。……”卷八下云:“……始知南龙大脉,自丽江之西界东走为文笔峰,是为剑川丽江界。抵丽东南邱塘关南转为朝霞洞,是为剑川、鹤庆界。又直南而抵腰龙洞山,是为鹤庆、邓川州界。又南过西山湾,抵西洱海之北,转而东,是为邓川、太和界。抵海东隅,于是正支则遵海而南,为青山、太和、宾川州界。又东南峙为乌龙坝山,为赵州、小云南界。遂东度为九鼎,又南抵于清华洞,又东度而达于水目焉。……”  明人程本立《巽隐集》卷三《云南西行记》(《四库全书》本)载:“姚安西南行百里曰普驿。驿西行五十里,为古云南,今称小云南;西南四十里为品甸。今立云南县,县西北行四十里为白甸,甸西山有关焉,关西四十里为赵州。”

  三、明清诗词中的“小云南”。  明人程本立《巽集》卷一有题名为《过小云南》的诗词,其文曰:“眼明百里眺晴川,洗我悲辛一迥然。山气成云无五色,石光如镜有千年。荷戈戍士终怀土,卖剑居民尽力田。自古华夷归混一,今人未必重开边。”  《云南通志》(《四库全书》本)卷二十九载有清代云南督学吴应枚的《滇南杂咏三十首》,其中一首文字为:“到小云南一水通,飘扬血色绮罗丛。莫教担雪街头卖,剩取浆染大红。”该诗词文字下,还有一段注释:“云南县,俗名小云南。土产细布,名洱海红,以雪水染色更鲜艳。”

  四、方志中的“小云南”。  除了诸多网友所引的山东方志外,笔者另搜了两条,以供参考。《大清一统志》卷三百七十八(《四库全书》本)载:“云南故城 在今云南县南八十里。……《明地理志》:‘云南:唐匡州,地蛮,曰白子国。南诏置云南州。’《滇略》:‘汉元封初,彩云见白崖县,在其南,故曰云南。’《通志》:‘县旧与洱海卫同城,后因县署倾废,移驻行馆。’《滇程记》:‘古云南,郡治土人,称为小云南,以别于治城。’”另外,《云南通志》卷六云(《四库全书》本):“……通计自交水至可渡五小驿共四百里。”其下注曰:“内普鲁吉等五堡,额夫二百二十名。康熙五十九年,西藏用兵,以途系次冲,将夫拨添川、观音山、白崖、上关、小云南、普、沙桥七堡。……”二书均为清前期修订,说明这一时期依然有“小云南”一说。

  由以上所引,笔者有几点意见: 

  其一、史籍中不乏“小云南”的记载。笔者仅查阅了部分史籍,即找出了以上诸条资料,若扩大范围,可能会有更多的关于“小云南”的史料出现,说明在资料发掘上目前还做得不够。

  其二、明清史籍中的“小云南”就在今天的云南祥云县附近,而不在山东、山西、安徽凤阳等地。这里涉及到对史料的态度和判断问题。判断史料价值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它的时序性,由上引史料可知,明人确实对“小云南”有过较为详细的描述,早于很多山东方志和家谱的记载,如果我们没有有力的证据和合适的理由来否定他们记载的可靠性,那么就要承认它们的价值。地域名称在流传过程中有一定的延续性,如果完全割断今天“小云南”与明清“小云南”之间的联系,就难以说得上是客观的态度。由上引明代杨慎的《滇程记》:“古云南,郡治土人,称为小云南,以别于治城。”可知,明代“小云南”指的是“古云南”,这里曾“郡治土人”,这与《诸司职掌》、正德《明会典》、万历《明会典》、《礼部志稿》所载“小云南土官”相映证。由《滇程记》另一材料:“自镇南州普驿六亭而达云南县界。……相传古云南郡治此。士人称为小云南,以别于云南治城云。”可知,“小云南”是指古云南郡,是为了以别于云南县的治城而另起的称呼,明人程本立更认为其地是在普驿以西五十里的地方。当然,尽管明人记载的“小云南”与云南县(今祥云县)不完全相同,但很相近,保守点说是在今祥云县附近,应该问题不大。笔者推测,明初从云南向山东移民的第一批人很可能就是从当时的“小云南”——今天的祥云县附近出发的,否则今天的“小云南”移民一说就成了空穴来风了。

  其三、古人对“小云南”范围和概念的认识有一个逐渐扩大和泛化的过程。前引明代杨慎的《滇程记》和明人程本立《云南西行记》均说明在当时,“小云南”是指古云南城。而清人吴应枚的诗词注释“云南县,俗名小云南”则说明,清人对“小云南”范围的认识已有所扩大,已泛指整个云南县。至于《登州府志》、《蓬莱县志》等方志以及不少族谱所谓从包括“乌撒卫”在内的“小云南”移民,则更是将“小云南”的范围和概念进一步扩大和泛化。似乎可以说,关于“小云南”范围和概念的认识经历了从明初狭义的古云南城、到云南县、再到包括很多族谱所言的“乌撒卫”等地范围较大的区域这样一个过程。这一点,与古人对山西洪洞大槐树移民的认识相似。

  其四、关于考察“小云南”问题的史料运用问题。以往的研究者考察“小云南”问题时多依据晚近修订的地方志和家谱,不可否认方志和家谱在很多方面有独特的价值,但其也存在着问题,我们不能完全依地志和家谱为据,若将其与明清其他史料相结合进行考察,可能会更有说服力。关于对待家谱等史料的态度,明人王世贞在其《山堂别集》卷二十《史乘考误一》中说得很好,现征引如下: 

  国史人恣而善蔽真,其叙章典,述文献,不可废也。

  野史人臆而善失真,其征是非,削讳忌,不可废也。

  家史人谀而善溢真,其赞宗阀,表官绩,不可废也。

  吾于三者豹管耳,有所见,不敢不书,以俟博洽者考焉。

  今天“小云南”存在的众多歧异,应该有史料记载方面的问题。有家谱记载讹误者、有方志猜测而他书引以为确论者,有口耳相传成定谳者等等,情况很多,很难说主要由哪一种原因使众多东北、山东人将祖籍追溯到“小云南”,形成了“试问先祖在何处,路人皆指小云南”的奇特景观,但如果能将方志、家谱与明清以来的其他相关史料相结合,得出的结论可能更有说服力。限于能力、条件和时间,笔者未能很好地做到这一点,期待同志能做得更好。

  至于明初“小云南”人怎样从“小云南”迁移到山东地区,笔者未能找到有力的史料,不便多说。

  总之,有探讨总比没探讨好,有争论总比一家言好,最起码探讨和争论能给人们带来不同的思考角度。不管歧异有多少家,只要有史实依据、言之成理、自圆其说,都是在为寻根文化做贡献,应该鼓励!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 智喜国 转发 2014.07.17.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