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

宗旨:弘扬文化、承续谱牒、文明家邦、复兴祖国。

 
 
 

日志

 
 
关于我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宗旨: 弘扬文化、承续谱牒、文明家邦、复兴祖国。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精神: 大孝大爱、大公大德、奉献才智、勤劳敬业。

网易考拉推荐

修谱路漫漫 故事亦多多  

2014-05-19 14:12:48|  分类: 谱苑群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谱 苑 群 星 02

修谱路漫漫 故事亦多多

——记《常氏宗谱》主编常怀德修谱故事

作者/钟连良

 

  古稀之年的常怀德先生是鞍山市谱牒文化研究会的副理事长,辽阳《常氏宗谱》的主编。他历经十载,费尽千辛万苦,《常氏宗谱》终于2001年付梓成书。在这十余年漫长的修谱过程中,发生了许多值得回味的故事,这真是修谱路漫漫,故事亦多多。本文作者在众多的故事中选出最有代表性的几个,奉献给读者。

  故事一:楹联解史源

  修撰谱书,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寻根溯源,了解本族的源流和历史。为此,常怀德先生用许多时间查阅了大量的历史典籍,广泛收集历代谱学专著和常氏家族史料。了解到常氏源流主要有三:一是黄帝臣常先之后。据《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举风后、力牧、常先、大鸿以治民。”《姓氏考略》称,“黄帝使常仪占月,又有常先为大司空,常姓当出此。”古籍中称常仪为黄帝子玄嚣后裔帝喾妃,故常仪时代应在常先之后,因此,常先是后人认为最早的常姓始祖;二是有常姓出自姬姓之说。《元和姓纂》云:“卫康叔支孙封常邑因氏之。”周代天子分封诸侯,诸侯又分封采邑,而常邑一支常氏,是由周武王少弟康叔所建立的诸侯国卫封出去的一个采邑,其祖则为康叔支孙。三是恒氏避宋讳改为常。恒氏,春秋时期楚国大夫恒惠公之后。宋朝时,为避宋真宗赵恒之名讳改为常姓。

  辽阳常氏,是清顺治初年由中原迁至关东辽阳县上麻屯落户的,至今已有350余年。由于年代久远及历史的原因,常氏家族史料已散失殆尽,常氏史源已不清楚。在收集常氏家族史料时,得知山西省榆次市东阳镇车辋村《常家庄园》北祠堂正厅有清代书法家常立屏书写的一副楹联:“问姓起何时溯乐奏承云曾有轩辕宰相;分支兴此地考年当甘露相传炎汉将军。”上联中的“乐奏承云”,应邵注:“黄帝受命以云瑞。”张晏注:黄帝有景云之应,因以名师与官。”常国明注:“乐奏承云”,乃黄帝时乐曲,本应说“奏承云乐”,而倒置为“乐奏承云”。相传常先为黄帝重臣,佐黄帝治理国家,即是楹联中所说的“轩辕宰相”,常先当是常姓始祖。下联中的“甘露”乃西汉年号,“炎汉将軍”指的是常惠。常惠于天汉元年随苏武出使匈奴,归汉后拜光禄大夫。本始二年持节护乌孙兵击匈奴有功,封长罗侯,“甘露”中官拜右将军。《史记》、《汉书》中均记载了此事。因此,车辋常氏祠堂的这副楹联之意是:问常姓氏起源于何时?可追溯到奏“承云乐”的黄帝时代,常姓氏最早之出处,当为轩辕黄帝之宰相常先;分支兴山西一脉常氏,由何时始?可考证西汉甘露时期,此脉之先祖应是官拜长罗侯、右将军之常惠。汾阳常氏与榆次常氏是同宗,公认常惠为祖。而辽阳一脉常氏的先人是于公元1651年(清顺治八年)因避战乱,由山西汾阳迁至关东辽阳落户的。由此看来,辽阳常氏与汾阳常氏、榆次常氏是同一始源。对榆次“常家庄园北祠堂楹联的考证,使辽阳一脉常氏源流清晰,找到了始祖。

  故事二:谱单明祖籍

  辽阳常氏祖籍位于何处,众说不一,有人说在山西,有人说在山东,也有人说在“小云南”。辽阳一脉常氏祖籍究竟在什么地方,一时说不清楚。

  1994年,常怀德先生为了修撰常氏宗谱,在寻找家族史料时,听说在鞍山市千山区魏家屯有一户常姓人家,户主叫常怀清,是从辽阳县吉洞乡香草沟搬来的。他赶忙去了常怀清家,说明为修撰家谱寻找家族史料的事。常怀清说:“二十多年前,父亲患病期间,总念叨一件事,就是想趁他还能走得动,回香草沟老家一趟,把老家谱单抄回来。父亲病稍好一些后,就硬撑着身子柱着一根棍子,踉踉跄跄回香草沟了。他向族人借来一张老谱单,想求人抄下来,可是当时山沟里有文化的人少,一时找不到抄写的人,就把这份老谱单带了回来。父亲回来后,病情加重,他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好好把这份老谱单珍藏起来,还说到什么时候也不能忘记老祖先。”这位可敬的老人,名字叫常连奎,他从香草沟回来不久就故去了。常怀清遵照父亲的遗嘱,一直把这份老谱单当做宝贝一样珍藏着。“文革”期间,破“四旧”,别人家的谱单都被烧了,可常怀清家这份老谱单硬是保存了下来,这次听说常怀德先生编修《常氏宗谱》,常怀清翻箱倒柜把老谱单找了出来。这是用一张质地柔软的大白纸,用毛笔字抄写的,这上边除了记有常氏家族老九股”各支系外,更重要的是还记有常氏家族祖籍的详细地址:“山西分州府分阳县里仁社四甲任杨记村。”这份老谱单,距今已有150余年历史,有了它,辽阳常氏才找到失落350多年祖籍地址。

  老谱单记载的地址是“山西分州府分阳县里仁社四甲任杨记村”。分字属笔误,把汾字写成了分,山西只有一个汾阳,这肯定不错。常怀德先生按这一地址写了多封信,还向汾阳市公安局、工商局、市政府等单位掛电话询问,都回答说:汾阳没有这个地方。直到1997,他又一次给汾阳市政府办公室挂电话,对方说:“我告诉你一个电话,你问一下民政局,他们也许能提供一些情况。”于是,他给汾阳市民政局挂了电话,接电话的人姓刘,常怀德先生把寻找祖籍的事向对方讲了后,姓刘的同志说:“别着急,我给你查一查。”几天以后,常老再次给汾阳市民政局刘同志挂电话,对方说“现在汾阳没有叫里仁的地方,也没有四甲和任杨记村,但有一个冀村和一个仁岩村。”常怀德问:“冀村和仁岩村有没有姓常的?”回答说:“有很多姓常的。”后来,常老在汾阳市民政局刘同志的帮助下,查找到仁岩村常国贵,常国华家的电话号码。从此以后,常怀德先生就直接给常国贵,常国华去电话,一件事一件事的询问和核实。他二人都肯定地说:“汾阳常氏的根就在仁岩,仁杨记村,实际上就是仁岩和冀村。”从1994年写信时起,到1997年止,经过四年时间,终于找到了汾阳仁岩老家。

  故事三:志书话迁徙

  常怀德先生在修撰《常氏宗谱》过程中,经过多年努力弄清了史源,寻找到了祖籍,但常氏先人在清顺治初年,是在什么样历史背景下,背井离乡,远离故乡,从山西汾阳来到关东辽阳落户的呢?为此,常怀德先生查阅了大量史料,结果从《汾州府志》、《汾县志》、《奉天通志》和《辽阳县志》这四部志书中窥出了端倪。经查阅《汾州府志》、《汾阳县志》了解到:清廷初立,中原战乱频仍,先是闯王李自成出西安,经汾阳,在仁岩、冀村地区集结各路农民起义军,攻打北京;二是汾人傅山组织领导反清运动,延续多年;三是顺治六年汾阳发生一起举国震惊的大事件。据《汾州府志》记载:“顺治六年端重王围汾州,七月汾州平”。此《汾州府志》是清乾隆年间修撰的,对平汾州未作详细记载。1998年《汾阳县志》记载:“顺治六年四月,明总兵姜让、王显名攻占汾州,六月清廷端重王博洛围汾州,七月,汾州平,清军屠城。”另据汾阳族人介绍:顺治六年,清兵两次围攻汾州不克,死伤惨重。六月,请廷调端重王博洛大军三次围攻汾州,姜让、王显名等终因寡不敌众,兵败城破。清兵入城后,进行屠城,血洗汾州,汾城军民九死一生,少数幸存者逃往外地避难。现今居住在辽阳一脉的常氏先人,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逃离汾阳,远离故土的。那么常氏先人又是在怎样的历史背影下来到关东辽阳上麻屯落户的呢?经查阅《奉天通志》和《辽阳县志》得知:明末清初战乱不断,辽东军民大批逃亡,是境内自秦汉以来人口最少时期,沿河平原几无人烟。特别是从公元1616年清太祖努尔哈赤起兵,至公元1644年顺治称帝,东北满族旗丁除少数留守者外,“举族西迁”,“罄族入关”,加之清廷以保护“龙兴之地”为由,对辽沈地区实行封禁,修筑柳条边墙,严禁汉民流入,使关东地区“城败地荒,人烟萧疏”,“城堡虽多,茅茨石垒,百里村落,皆成荒土,”出现大片无人区。清政府为解决关东地区人口大减,社会发展停滞局面,从顺治初年就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招募关内各省人员来关东垦田。

  从《汾州府志》、《汾阳县志》和《奉天通志》、《辽阳县志》中,可以清楚看到,辽阳一脉常氏先祖,就是在此历史背景下由山西汾阳来到关东辽阳县东部山区上麻屯落户的。

  故事四:夜访常家沟

  常怀德先生在修撰《常氏宗谱》过程中,广泛收集常氏史料,先后发挖出四块祖茔石碑,终于搞清了常氏家族辽阳一脉的世系。按碑文记载,常氏始迁祖有四子,传自三世时,共有兄弟九人,分为“北四股”,“南五股”,合称“老九股”。从1992年开始,一直到1996年,“老九股”中查到了八股,还有一股没有下落。1996年秋,常老去香草沟时,见到族人常怀科、常怀兴,提起常氏家族“老九股”中还有一股没有找到时,常怀兴说:“前几年,岫岩有一位叫常连山的人来过香草沟,他说他同我们是近族,他还会看坟”。常老问:“他住在什么地方?”常怀兴说:“我也记不太准,可能是药山。”几天以后,常老乘车去了药山。下车后:他问路旁一位老人:“老哥哥,这药山村可有姓常的吗?”老人说:“没有,附近二、三十里内没有姓常的”。一连问了好几个人,他们都是如此回答。这时,已是下午三点多钟了,返回鞍山已经没有车了。怎么办呢?他发现远处有一群人,是骑摩托车接送客人的。常老走过去,他们问去什么地方?常老回答说:“我也说不清楚去什么地方了,谁知道附近哪个村子有姓常的,就把我送到那里去。”这些人你看我,我看你,都说附近没有姓常的,不过距这四十里外有个常家沟,一定能有姓常的。”常老说:“那就把我送到常家沟吧,车费多少钱?”青年人说:“我只听说常家沟在华山附近,我也没去过,至少四、五十里路吧,天也黑了,山路又不太好走,您给五十元吧。”常老点头同意了。青年人回家取来一件棉大衣让常老穿上,他说“天黑了,坐摩托车会冷的。”此时,已是十一月份,这天气温很低,常老穿上棉大衣骑上摩托车出发了。山区的路不好走,摩托车颠簸十分利害,风越来越大,感觉很冷。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青年人说:“前边的路我也没去过,打听一下路再走吧!”他见前边来了一个人,便问到:“往常家沟怎么走?”那人说:“一直往前走,还远着呢!”大约又过了一个小时,青年人说:“按时间算该差不多到了,前边有一条沟,不知道是不是常家沟?”说着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到了这条沟的沟门,青年人说:“前边好像有个人影,”这时,那个人越来越近,看上去有四十来岁,推着一辆自行车,车上绑着个油桶,看样子是去哪里换油回来。当那人走近时,常老上前问道:“兄弟,请问常家沟在什么地方?”那人说:“前面这条沟就是常家沟。”常老又问“这个沟里住有姓常的人家吗?”那人回答说:“前几年还住有几户姓常的人家,后来都搬走了,现在这个沟一户姓常的人都没有了。”常老一听心里凉了半截,在这漆黑的山沟里,前不着村,后不靠店,往哪里去呢?常老冷静了一下后又问到:“您可知道这附近有没有姓常的?有个叫常连山的人,他会看坟莹地。”那人想了想说:“从这一直往前走,大约十多里路,过一个山头,有一户姓常的人家会看坟。”常老谢过那位行路人,对骑摩托车的青年人说:“辛苦你了,再送我一程!”青年人说:“老大爷,您放心,怎么我也得把你送到地方,不会把您一个人扔在这大山沟里。”常老心想真的很幸运,遇到了好人。他们又住前走了十多里路,见到山角下有一户人家,常老上前叩门。过了好一会儿,从屋里走出一位中年妇女,她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找谁?”常老回答说:“请问这里有姓常的吗?有没有叫常连山的?”常老接着又向她说明了来意。她打量了一会才说道:“这家就姓常,是常连山家,可他不在家,去岫岩了,我把你们送到孩子爷爷家吧。”到了此时常老才松了一口气。常老转身对骑摩托的青年人说:“谢谢你了,天这么黑,跑了这么远路,回家得后半夜了。”青年人说:“老大爷,现在我听明白了,您是给家族办事,这么大年纪了,深更半夜,东奔西跑也不容易啊!”说着青年人骑着摩托车消失在黑夜中。

  来到常连山父亲常玉环老人的家已是夜里十点多钟,常老受到一家人的热情招待。当常老问到他家有没有家谱单时,常玉环老人说:“从前我当生产队长,那时候经常搞运动,我把一些账本和家谱单装在一个坛子里,用塑料布包上,埋在葱地里,过了几年后把坛子挖出来一看,里边进水了,坛子里的东西全烂掉了。”常老又问:“你们这一支系是哪一股?”他说:“我们是老九股”。又说:“前几年,我去辽阳西马峰常玉柱弟弟家,见到他家有份家谱单,过几天写一封信,让他抄一份寄来。1997年清明节那天,常怀德先生同常玉环老人在稠树林子村见面了,家谱单也抄来了,但从这份家谱单上看不出他们究竟是哪一股。一直到1999年春天,辽阳西马峰常玉柱老人专程来鞍山找到常怀德先生,送来一份家谱单。这份家谱单记载的比较详细,世系请晰。常玉柱老人肯定的说:“我们这一支系的先人是常文章,属常氏家族的老九股。”就这样,前后经过几年时间,常氏家族的“老九股”终于找齐了。

  故事五:汾阳寻祖根

  常怀德先生在修谱收集家族史料的过程中,从一份老谱单中知道了祖籍,并通过电话联系证实了老谱单上所记载的祖籍地址。常老本着对常氏后人负责的态度,决定亲自去一趟山西汾阳祖籍落实此事。

  19984月下旬,常老从鞍山出发,乘火车去汾阳,先在太原停留两天,到山西省图书馆借阅了《汾州府志》、《汾阳县志》。430到了汾阳市冀村镇仁岩村,受到了仁岩族人们热情接待。这是三百年来居住在东北的汾阳人,第一次回到了老家,激动的心情可想而知。54,在仁岩族人常国华的陪同下,去汾阳县民政局,代表远在辽宁居住的汾阳常氏族人,向热情帮助寻找祖籍的汾阳市民政局刘善英局长表示深深的谢意!同时,还去汾阳市志办拜访了王希良主任,受到了热情接待,市志办向常老提供了汾阳市仁岩村等许多史料,还提供了汾阳地图、照片等,对修撰常氏宗谱帮助甚大。

  在汾阳、仁岩寻根期间,经过查阅史料及族人介绍,对汾阳的历史沿革,里仁、仁岩、冀村的变迁,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据清乾隆二十六年《汾州府志》及有关疆域资料记载,汾州故地古称西河地,秦郡县天下,始隶太原郡。两汉以后,曾称汾州、介州、朔州、浩州,但多数时间称汾州。明万历二十三年升为汾州府。民国元年裁为汾阳县。新中国成立后为山西省离石地区汾阳县,今为汾阳市。关于里仁、仁岩、冀村的变迁,经查阅明清《汾州府志》、《汾阳县志》及仁岩族人介绍,请初以前,在今仁岩村西一里许的地方,有一个“里仁社”,相当于现今乡镇一级行政单位。时所辖范围西至罗城,东至文水,旧时的“任颜村”当仁里社所辖。金代仁岩村称任颜村,清初称仁颜村,清乾隆三十六年《汾阳县志》称仁岩村。仁岩和冀村原为一村,后因此村太大,以村中一条路为界,一分为二,一称仁岩村,一称冀村,因两村紧紧相连,如同一村,现在仍有称仁岩冀村的。

  常老在汾阳寻根期间,在仁岩族人常朝伟、常国华的陪同下,参观了汾阳市市容、杏花村汾酒厂、太符观古寺等,深感祖籍汾阳历史悠久,人文荟萃,土肥水美,物阜年丰。

  在返回东北的前两天,常老在仁岩村族人常开继家庭院内,同本族宗亲围坐在一起,闲话清初历史,倾诉辽阳族人三百余年离别思乡之情,深感迟到的乡情无比香浓。面对此情此景,常老即兴吟诗一首,记录如下:

汾阳五月柳成荫,仁岩城内话移民。三百年来烟云过,寻根问祖第一人。

环山之水自有源,参天之木必有根。同源一本无陌路,汾阳辽阳亲情深。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 智喜国 转发2014.05.19.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