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

宗旨:弘扬文化、承续谱牒、文明家邦、复兴祖国。

 
 
 

日志

 
 
关于我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宗旨: 弘扬文化、承续谱牒、文明家邦、复兴祖国。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精神: 大孝大爱、大公大德、奉献才智、勤劳敬业。

网易考拉推荐

史海钩沉论古今  

2014-11-26 08:42:39|  分类: 小云南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史海钩沉论古今

——再谈“小云南”问题(四)

张永华

 先前我在《再谈“小云南”问题》几篇文章中已对与小云南在何方有关的问题谈了自己的认识,基本上阐明了自己的观点。但是,在拜读某些关于小云南的文章时,发现其内一些名词或史实引用不当,致其整篇文章论而失证。观点不同可以共同探讨,互相争论。若是错误的引用概念来论证其观点,并导致他人也转引这些概念或“史实”,使小云南的“千古之谜”不但没有解开,反倒更加迷惑。为了对“小云南”的探讨能按正确的路径研讨下去,本文拟对某些“概念”进一步探讨,与众谱友和关心小云南的同志取得共识。

  一、关于“山后移民事”

  在一些持“山西小云南”观点的文章中引用的史料是《明史·太祖本纪》的“洪武四年三月,徙山后民万七千户屯北平……六月,徙山后民三万五千户散处诸府州县。”可见《明史·太祖本纪》中对这两次移民的来处、户数、去处都记载的相当明白。特指出,第一次移迁的民众是“屯北平”;第二次是“散处诸府州县”。这里说的“诸府州县”应是指山西、河北当地的各府州县。因明朝建立时,元顺帝北走塞外,仍称元朝(北元),继续存在二十余年。为了保证北部边疆的安全,加强北平的防御能力,防止北元卷土重来,明朝先后在河北、山西两省北部修筑了两道防线,即内外长城。之前将“山后”民移迁到各府州县也是为了同一个目的。可是,民国版的山东《牟平县志》①的记载是:“洪武四年,徙民事,谓阴山之南,恒山之北,自昔即以云称。……则云中,云州之南,或云岗、云阳、云泉之南,其土人必有以云南称者……”。注意,“自昔即以云称”和“其土人必有以云南称者”这两句话都是无根据的猜测。而某学者便以此话为据再次引用:“洪武四年六月,徙山后民三万五千户散处诸府州县,很可能便是移至山东来者……”最后这句话又是无根据地猜测。

  上边所引文章中提到作为“云南”一词来历的依据的几个地名,同样有误解之处。

  其一,云中、云州、云岗、云阳、云泉这五个地名是在不同时空存在的。云中,作为郡名是战国,秦置,地点在今内蒙托克托东北,东汉废。作为州名,唐代设置,治所先在定襄,后改云中(今大同市)。作为府名,宋、辽时期大同府②为云中府路。云中与云州从唐代始就指的是同一个地点——今大同市,所以不能将云中、云州并列为两个地方。如果认为在明代云中、云州是两个地方也可以,明万历二十六年(公元1598年)改大侯土州置云州,治所在大侯城(今云南省云县南),不久移治大栗树,1913年改名为云县。云南省的这个云州与山西的云中地理位置相距数千里,就更不能并列了。云泉,本是河北省张家口西面的一座山的名字,是一座很小的小山。云岗,因石窟而闻名。云阳,仅仅是左云县的一个山谷。就因为它们都带一个“云”字,就被拿来作为“证据”,证明此地就是“小云南”,未免过于牵强附会了。

  其二,关于“山后”一词。有一文章是这样解释的:“‘山后’指冀,即古云中。就是太行山以西,以北部分地方。”这句话涉及四个地名,指为一个地点。是这样吗?不是,它们相差甚远。若说古云中,它先后包括两个地点:一是内蒙古的托克托;二是山西的大同,不知该文指的是哪一个。按《辞海》的注释:“山后,古地区名,五代时在今河北省太行山北端,军都山以北地区,置山后八军以防契丹。……相当今山西、河北两省内外长城之间地区。”这就是说,“山后”不仅仅单指古云中。再说冀,“冀”作为古“九州”之一,更不是云中,《书·禹贡》之冀州,指今山西与陕西间黄河以东,河南与山西间黄河以北、山东西北和河北东南部地区。冀,也曾是古国名,在今山西河津,春秋时为晋所并。河津(市)与大同(市)在山西一南一北,相距遥远,怎能说“‘山后’指冀,即云中”呢!同时,冀也是河北省的简称。

  二、再谈“燕云十六州”

  有关“燕云十六州”这个名称及其含义,之前已有一些文章对其作了说明。本文将与持“十六州”观点的文章中涉及到的某些名称和地理概念及“十六州”的割让与收复问题同文章作者做进一步切磋。

  (一)持“燕云十六州”观点的文章中说:“小云南就是山西的燕云十六州”。了解这段历史的朋友都知道,“燕云十六州”的大部不在山西。这从一些历史资料记载即可清楚,从《辞海》注释可知,“燕云十六州”又称“幽云十六州”、“幽蓟十六州”。燕(yān)是今北京的别称。历史上的幽州即范阳,地处今北京西南;“蓟”是今天津蓟县,旧时是河北省的别称;云(中、州)即今山西大同,地处山西北部。在十六州中只有云、应、寰、朔四州地处山西(省)。山西与河北以太行山为界。说“山西的燕云十六州”就等于把河北的十二个州给搬到山西去了。山西的面积是16万平方公里,河北的面积是19万平方公里,十六州所辖地域(东西长约750公里,南北长约480公里)面积约十几万平方公里。且不说有没有历史资料记载这里是“小云南”,仅凭如此之大的面积,谁能相信“十六州之地就是小云南”?

  (二)在其文章中还说:“……山西境内吕梁山、太行山两大山脉,以及管涔山、芦芽山、云中山、阴山与恒山等多座大山连绵起伏,高耸入云。”这句话——山西境内阴山与恒山等多座大山连绵起伏,是犯了一个地理常识性的错误。阴山在何处?在长城以北,是属于内蒙境内的高山,仅只东端在河北境内,怎么能说与山西的恒山“连绵起伏”,何况中间还隔着一座屏障——长城。关于长城,《辞海》中对秦长城的诠释是:“秦始皇灭六国完成统一后,为了防御北方匈奴贵族的南侵,于公元前214年将秦、赵、燕三国的北边长城予以修缮,连贯为一。故址西起临洮(今甘肃岷县),北傍阴山,东至辽东,俗称‘万里长城’。”中国长城学会著名长城专家董耀会著《万里长城纵横谈》,在此书中对明长城的解释是:“明王朝为了加强京师的防御能力,在北京北方修筑了两道长城防线,即内外长城。内外长城由北京怀柔县境内的火药山分叉,内长城向西南经河北省易县、涞源县、阜平县入山西省界,经灵丘县、繁峙县至偏关县老营堡柏羊岭,并在此处与外长城相接。外长城西北行经河北省赤城县、张家口市、怀安县而入山西省界,又经天镇县、大同市、至偏关县老营堡柏羊岭,同内长城相连。”可见持“小云南”即“十六州”观点的文章,不仅把河北十二州纳入山西境内,又将内蒙的阴山由长城北也搬到长城南面。这种做法,不仅是其文作者将研究历史与地理知识脱节,而且对寻找“小云南”在何方同样是一种误导。

  (三)有文章说:“五代时,石晋则以恒山为界,燕曰山前,云曰山后,统称为燕云十六州。”这段话的意思是,所谓的山前山后地区是由後晋石敬瑭时划分的,并统称“燕云十六州”。我认为“燕云十六州”这一名称的出现,在时间上是有出入的。按有关资料和《辞海》的诠释,山前,古地区名。从五代至宋金,习惯上将今河北省太行山以东,军都山、燕山迤南地区统称为山前。山后,五代时(后梁、后唐、後晋、后汉、后周)在今河北省太行山北端,军都山以北地区。石敬瑭将幽、蓟、瀛、莫、涿、檀 、顺、新、妫、儒、武、云、应、寰、朔、蔚十六个州割让给契丹,当时并未确定实际地域。自宋宣和四年(1122年)建燕山、云中两府路才有确定的地域。但两路辖境包括后唐失陷的平营两州和契丹所置景州。到元时撰《宋史·地理志序》始将“燕云”和“十六州”联系在一起。

     “燕云十六州”是何时收复的?

  按“十六州”观点的说法是:“朱元璋推翻了元朝的部族统治,收复了‘燕云十六州’,从而使失掉了400多年的‘燕云十六州’归入中央王朝的版图。”此段话主要有两个问题。一,元朝的部族统治;二,所谓“收复”是归入中央王朝(的版图)。那么请问,清朝是不是部族统治?;元朝是不是(中国的)中央王朝?元、清这两个王朝的建立模式可是一模一样的,这是有据可依的。所以,“十六州”观点的这种说法是自相抵牾不能自圆其说的。如果所谓“收复”是指汉族从异族手中收回,那么,那就难免大汉族主义之嫌。

  事实上,从成吉思汗建立蒙古汗国后,先后攻灭辽、西夏、金、大理等政权,忽必烈于1271年定国号为元,1279年灭南宋,统一全国,建都大都(北京),元朝就已经逐步完成了封建化进程,不再是奴隶制的部族统治。元朝作为中国历史上的一个较大的朝代,如果不被承认,岂不是割断了中国近百年的历史。在这百年中中国中央政权何在?还是该文章的作者认为这百年中国仍是分裂状态?那么在蒙元灭辽之后被契丹割去的“十六州”又归属何政权?元朝既然统一全国,“十六州”自然该回归元朝中央政权,又何谈“朱元璋收复了‘十六州’”。收复“燕云十六州”是元朝而不是明朝。

  三、关于“八旗汉军与汉军旗下人的家谱”

  在探讨“小云南”在何方的“山西说”中有一篇文章的作者引用了十几部谱书里关于祖籍的记述,是想以“八旗汉军和汉军旗下人”的家谱的记载来证明小云南在山西某地。然而在论证中却没有明确所引家谱中究竟有几部家谱是八旗汉军的家谱。

  这里摘其文章中几段话:

  ①“……许许多多的汉军旗人和汉族的谱书在记述本氏族的籍贯时,也皆为山东小云南。”

  ②“辽南辽东汉人及八旗汉军人的谱书屡屡提及的‘小云南’,正是山西省的‘小云南’,即山西省的‘燕云十六州’等地。”

  ③“我不厌其烦的引证诸多各氏谱书,记其祖籍为山东‘小云南’……是想表明一个问题,即‘小云南’为上述辽东八旗汉军和汉军旗下人的祖居之地。”

  可以看出上述引语①②中所举家谱并不都是汉军旗人的家谱,还有汉族的谱书。那么,其中究竟有几部是汉军旗人的家谱?同时引语②中在无任何依据的情况下便武断地下了“辽南辽东汉人及八旗汉军人谱书中屡屡提及的“小云南”正是山西省的‘小云南’”的结论。同时引语①③明明诸多谱书记的祖籍是山东“小云南”为何其文却用来表明辽南辽东汉人及八旗汉军人的祖籍是山西省小云南?这种论证能够从八旗汉军人的家谱中找到“小云南”即是 “山西省的‘燕云十六州’等地”吗?

  本文所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是在八旗制度已不存在的情况下,对“八旗汉军人”的后代仍然称“八旗汉军”是否合适?

  按资料的解释,八旗制度是清代满族的社会组织形式,凡八旗成员平时生产,战时从征。八旗同时又是一个政权组织。皇太极时将降服的蒙古人和汉人编成“八旗蒙古”和“八旗汉军”与八旗满洲共同构成清代八旗的整体。凡入旗成员统称旗人。清亡后,八旗制度全部瓦解。所以八旗汉军是在清朝存在时期降服满族的汉族从军之人。辽东地区在有晋冀鲁豫等地移民之前就已经有了八旗汉军。来到辽东的移民也并不是完全入旗,入旗者只是一部分人,其余为民籍,那么,在八旗汉军随着八旗制度的瓦解已不再存在的情况下,对这些八旗汉军的后人仍称八旗汉军或汉军旗下人是否合适?如果想以八旗汉军及汉军旗下人的家谱来说明问题,就要到真正是在八旗汉军存在的时期传下来的汉军家谱中去探寻有关问题,而不是只立了一个题目却以大量的与“小云南”毫不相干的移民数字来论证自己的观点。与其不厌其烦地引证记有祖籍为山东小云南的各氏谱书,不如下点功夫从历史资料中去查找证据。否则这样的考证只能离关于“小云南”的真相越来越远,永远也找不到“小云南”在何方。

 

  注:① 牟平现为山东省烟台市的一个区。

       ② 公元1044年云中改设大同府。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 智喜国 转发 2014.11.26.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