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

宗旨:弘扬文化、承续谱牒、文明家邦、复兴祖国。

 
 
 

日志

 
 
关于我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宗旨: 弘扬文化、承续谱牒、文明家邦、复兴祖国。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精神: 大孝大爱、大公大德、奉献才智、勤劳敬业。

网易考拉推荐

众里寻他千百度 // 再谈“小云南”问题(一)  

2014-11-24 17:17:24|  分类: 小云南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众里寻他千百度

再谈“小云南”问题\(一)

张永华

本文再谈“小云南”问题有两层意思,一是关于“小云南”在何方的讨论已超过十年之久,从十年前鞍山市谱牒文化研究会成立,多次举办关于“小云南”的学术研讨会开始,至今研究它的范围已从鞍山的部分家谱作者扩大到全国多个省份对家谱文化感兴趣的人士,由民间的学术组织的研究发展到某些地方志编撰机构的探寻,甚至引起国家民政部门的关注。由地方的报纸、电视台等媒体的普通报道发展到电脑网络上的争论。参与争论的人,不但有非学术研究专业人士,还有一些资深学者、教授、专家。但是关于“小云南”的讨论还停留在“七说”、“八说”的范围内,停留在寻找其位置的层次上,至今没有一个较为集中的、合理的、比较有说服力的说法。不过目前网上已见到一、二篇较好的文章,但没有达到统一认识的程度。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作为研究“小云南”问题的发起组织,家谱作者及广大会员都希望能将探寻“小云南”问题的学术研讨深入下去,给那些真正需要寻找“小云南”的人找到他们的“根”。二是笔者本人曾在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出版的《小云南探源》一书上发表过一篇文章,但就那篇文章来讲,对于“小云南”有关方面的认证依据不够充分,想就本文再深入一些探讨“小云南”问题。

  我认为如果深入研讨“小云南”问题,应从三个方面进行,一要明确探寻“小云南”在何方有什么重要意义,二是作为地域名称“小云南”在何方,三是需要深入研讨的主要问题还有哪些。

  国史、方志、家谱并称为中华民族历史大厦的三大支柱,谱牒文化即家谱文化是在中国传承了几千年的传统文化、民族文化。我国改革开放后,人们的思想得到了解放,“盛世修志、盛世修谱”。每一部志书都是本地区发展的历史记录,每一部谱书都是本姓氏家族繁衍的历史记录。国史上的民族、移民、人口、经济、教育、历史、人物等方面的有关资料均来源于地方志或家谱。家谱的存在,有着重要的文物价值、资料价值及教化功能的价值。而记载一个家族的历史,就要从“根”上记起。“小云南”就是东北地区、特别是辽东半岛地区和山东半岛地区许多家族的“根”。辽宁省的一些地方志和家谱的编修者遇到了同一个“小云南”在何方的问题,又基本都说不清楚,所以探寻“小云南”在哪里,找到它的出处,不只是在寻找一个地名,它关系到每一个姓氏家族的某一段历史是否属实,一部分地方志的人口来源资料是否可信,关系到国家一个历史时期的移民记录。应该说寻找“小云南”在何方不只是因方方面面的加入而超出了学术研讨的范围,更是记录家族历史、记录地方历史、记录国史的需要。不明确它的重要性,就会出现不以历史文献资料为依据不负责任的盲目猜测,最终形成了网上打“口水仗”或炒作现象,这是真正搞学术研讨的人所不愿意看到的。

  探寻“小云南”在何方,目前已有八说。

  1、云南祥云说,2、乌撒卫说,3、“小运南”说,4、山西云中之南说,5、山西洪洞大槐树说,6、山东说,7、安徽凤阳说,8、山西燕云十六州说。“小云南”这一名称出现在某些地方志和某些家谱上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确有其地,另一种是传说。八说中的祥云说就是第一种情况。

  认证小云南在现今云南省大理祥云县的第一方面依据是多份历史文献资料的记载。

  1、明代官修的《诸司职掌》、《明会典》、《礼部志稿》等几部典制体史书均记有“明初云南设有小云南土官”一事。

  2、明代杨慎的《滇程记》载:古云南,郡治土人称为“小云南”,以别于治城。“自镇南州普驿六亭而达云南县界。……相传古云南郡治此,土人称为小云南”

  3、《云南史料丛书》(方国瑜主编)记载:“洱海卫在云南县东”,“军堡曰小云南”“屯仓曰小云南川”(川即平原)

  4、明人程本立在《云南西行记》中记载:“姚安西南行百里,曰普驿,驿西行五十里,为古云南,今称小云南。西南四十里为品甸,今立云南县。”

  5、程本立《过小云南》诗:眼明百里眺晴川,洗我悲辛一然。山气成云无五色,石光如镜有千年。荷戈戍士终怀土,卖剑居民尽力田。自古华夷归混一,今人未必重开边。

  6、明《徐霞客游记》(季会明等人据明代地理学家徐宏祖日记整理成书)中多处记有“小云南”字样:“塘堰稍北复西四十里,抵西山下为小云南驿”。“又东南为乌龙山,为赵州小云南界”“循东山北行五里,即青海子之西南崖也,遂与小云南来之大道遇。”

  7、《云南县志》旧序:“云南者,小云南也。曷小乎尔?云南置郡昆池之阳,大府所治,行省旌麾驻焉。盖云南乃在苍河间为大理,不隶于大府而为云南得名所治,区别之曰小云南尔。”

  8、(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载:“……安南坡,在县东南……坡有巡司,下坡地复平坦夷,相传古云南郡治此。古人称为小云南,以别于云南治城云。”

  9、朝鲜《显宗改修实录》载:“(李朝显宗)三年(1662年)四月甲寅,清兵入小云南,执永历皇帝以归”。

  10、清代云南督学吴应枚《滇南杂咏》“到小云南一水通,飘扬血色绮罗丛。莫教担雪街头卖,剩取浆染大红。”作者自注云南县俗名小云南,土产细布,以雪水染色更鲜艳。

  11、原南京大学历史系博士研究生吕扬曾用二年时间查找小云南历史资料,他查到的记有小云南的最早的文献资料是成书于元初的《文献通考》。该书载:“黎州边面,近则有曰邛川、曰河南蛮、曰女儿城蛮、曰青差、曰吐蕃、曰五部落。远则大小云南州之边,大抵诸蕃环列。”

  另查到(元朝大臣)脱脱,曾主修宋、辽、金史,在《宋史·蛮夷传四》黎州诸蛮,凡十二种……曰白蛮,在州东南一百里,曰乌蒙蛮,在州东南千里,曰大云南蛮,曰小云南蛮,即唐南诏,今名大理国,自有传……”。

  以上我所引用的历史资料仅仅是现今谱友们查到的资料并提供给我的一部分。

  第二方面的依据是笔者本人在参与编修海城《南台张氏族谱》时的实地调查考证资料

  (1)族谱编修之初,南台张氏一年长的族人对我们说,凭记忆,他在小的时候见过家里的老谱书(该谱书已失传)谱书上记载的内容他还记得一些,说我们的祖先是明初自云南小云南(具体地点他记不清了)可能是云南县移居到山东省张家小楼或楼上张家,清顺治八年由山东移居海州(今海城)土城子。(2)一位过世族人留下的一张纸,上面记着我张氏祖籍是山东莱州府即墨县楼上张家。(3)已过世的族人在世时常对他的子孙说,张氏家族是来自云南大理州凤仪(今名)小楼张家。(4)还有其他一些地方的说法,直隶玉田、山东登州……,经过考证,我们认为后面的一些说法都是附会他人的,比较可信的是前三种说法,但也不能盲目的写到谱书上,对山东与云南的两处地点必须进一步考证。为了寻根也为了探寻小云南,20063月末和4月初,我先后去了山东即墨、青岛两市的图书馆、档案馆、地名办、派出所等单位,最终查到了在青岛市崂山区确实有叫楼上的村子(在明清时期青岛隶属于即墨管辖)但在青岛与即墨的地名志上并未见到有“小云南”字样,为了落实云南大理凤仪小楼张家这个地点,我与胞兄找到了居住在盘锦市的那位已过世族人的子孙,经了解,这位已故老人的孙子张瑞曾在19918月份给云南大理州民委写过一封信,询问是否有此地点,大理民委派专人去做了调查,并回信告知“……收函后我委曾专门派出一位同志到凤仪做了调查,关于信中所说的村名现依然存在,该村也确有张姓居民。但由于年代久远,至今当地老人已无法回忆……”。此回信已附在家谱上。张瑞的叔叔在2002年去云南大理旅游时,也曾即兴写过一首诗:“雪绕苍山晴天外,风拂洱海爽内舱。金花朵朵满庭香,蝴蝶泉边忙梳妆。寻觅阿鹏想借问,小楼张家是故乡。”

  综合以上信息,我们确认两点,一点是南台张氏家族祖先是来自云南省大理州祥云县凤仪区(今名)小楼张家。明初迁徙到山东省即墨县楼上村,再次迁徙就是从山东到辽东。第二点,可以确认“小云南”在云南大理的某个地方,我小时候听父亲说过我们是从小云南过来的。因当时已确认我们的祖先来自大理的祥云县(今名),那么“小云南”也应该是这个地方。

  第三方面的依据是一些姓氏家谱的记载。

  我在去青岛即墨查资料时从《即墨县地名志》上抄录了一些村庄的建村情况,仅举几例:

  (1)张家烟霞;据《张氏族谱》载:明永乐时,张文高由云南汉阳迁居柞树庄,后张氏兄弟分居迁至今址。我去山东时去了此村并见到了《张氏族谱》。

  (2)张家泊子;在灵山村东北3公里处,明永乐二年(1404年)从云南迁来此地立村,因地有多处水泊,故名。

  (3)张家沙沟;位于崂山水库西北侧,据本村《张氏族谱序》载:张氏祖先于明朝永乐年间由云南乌撒卫迁此建村。

  再查青岛市《崂山县地名志》(现为青岛市崂山区)抄录12个张姓村庄的建村资料,其中有10个标明是在明朝洪武或永乐年间迁此建村,这10个村中又有5个村标明是由云南迁来此地建村的。

  以上家谱材料说明:(1)这里提到的云南应该是云南省,如果像某文章中所说是山西的云中之南,为什么不直接写上由国家建置确定的省名—山西,而要冠以一个传说中的俗称呢?(2)有文章说,明朝时由云南向山东移民找不到依据,那是这个文章的作者没有找到或者说他先入为主,就认为这些谱书中说的云南是指山西某地,已达到否认“小云南”在云南省的目的。(3)这些家谱材料是明朝由云南省向山东省移民和“小云南”就在云南省的证据之一。

  第四方面依据是;明朝确有从云南向山东省移民的历史记载,而且移民时间与山东的家谱记录时间相吻合。

  胜利油田教师张方钢先生曾对上述问题做过调查。根据《明史》、《清史稿》及云、贵方志等历史文献记载:“在明洪武、建文、永乐三朝近六十年间(13681424)调防山东鳌山卫的军屯和即墨的民屯共五百二十有余(驻防地点)其中大多来自云南。对即墨市二百处有族谱的村庄进行统计,有二十个村庄来自乌撒卫,如窖头西城张姓族谱记载,其先祖明初由乌撒卫迁来”“南阡和古阡金姓,北阡村房姓,其族谱均称先祖来自云南乌撒卫乐歌屯”“清登州府教授邑人张希贤《乌撒考》载:洪武十五年深公为乌撒卫千户,二十一年换防(山东)鳌山卫……”《蓬莱县志》稿(1988)载:“明朝建立后,开始向半岛大批移民,当地人口多为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及永乐二年(1404年)两次由小云南的乌撒卫迁入”。以上这些史料记载与山东《即墨县地名志》、青岛《崂山区地名志》记载的各村建村时间完全相符。

  至于在乌撒卫之前冠以小云南这种说法,我认为无论山东的家谱还是《蓬莱县志》稿都没有错。只是“小云南”就是乌撒卫或者“小云南”就在乌撒卫的说法有些偏差。在下文中,我们不妨对乌撒卫、云南县、大理、云南驿、祥云县等这些地名进行深入一些了解。

  首先,乌撒和乌撒卫不是一回事,乌撒是土司名,本乌蛮乌撒部,元至元十三年(1276年)置路,二十四年(1287年)升为乌撒乌蒙宣慰司,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为土府,清康熙五年(1666年)改为威宁府。卫是明代军队编制名,于要害地区设卫(相当于现在的驻军)每一卫伍仟六百人,下设千户所、百户所。设防地可以包括几府,由都司率领,一般驻地在某地即称某卫。两者是“地方政区与驻军的关系”。新版《威宁县志》载:“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十二月,傅友德攻克乌撒,筑乌撒城。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正月置乌撒卫,隶云南都指挥使司。”防区有镇雄和威宁两地,明初在京师和各地皆设卫所,全国约四、五百个卫。

  西汉置云南县,治所在云南驿,三国时置郡,治所仍在云南驿,辖境相当今云南大理和姚安、牟定、大姚、丽江、宁蒗、永胜等县地,南诏及大理国时于故地置云南州,元初降为县。

  大理;作为古国名,是宋代以“白蛮”为主体所建(937年)辖境相当今云南省全境,四川西南部等,分八府、四郡、三十七部。1253年忽必烈灭大理国,建云南行省,明清置大理府,先后隶属云南行省、云南都司。

  云南驿;地处祥云县中部,滇缅公路横贯祥云县(明时的云南县)。云南驿正在滇缅公路线上,向来是滇西交通要地,所以从西汉置云南县开始,这里不仅曾是云南县、郡的治所,还在这里建了驿站,当时成为政府官员传递行文书信的中转站及派夫集合地和商贾往来的住宿地。明人程本立经过这里,有感而发写了《过小云南》诗;清代杜昌丁在《藏行纪程》中记“……二十二日,七十里,小云南宿”,《云南县志·大清会典》也记有“云南县小云南堡,堡夫三十名”。从地理位置上及史料对其记载上看,云南驿不是一个普通的的小驿站,不像有的文章说的是一个“小小的村堡”否则不会在今天的地理词典和《辞海》中对它都有记载。而乌撒卫只是一个有5600人编制的军队,它是在傅友德率三十万大军平云南后建立的,它的驻防区域镇雄、威宁都是属于云南都司管辖的范围。《明史》记载,永乐十二年改隶贵州都司,因而在洪武和永乐初年由乌撒卫调防军队、部分民屯迁移山东或其它地方时,总要有集中出发之地,而云南驿地处交通线上,又设有驿站,到这里登记造册或集中出发应该是无可质疑的。

  另外查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顾问侯鹏霄先生和原鞍山铁西区史志办主任、研究会副理事长胡忠奎同志收集到的家谱资料,在其中祖籍为云南的二十份家谱中,有十三份标明先祖来自云南××地,三份标明来自云南乌撒卫,两份标明来自小云南,没有具体地点,还有两份标明是小云南乌撒卫。迁徙时间均在乌撒卫改隶贵州都司之前。所以在乌撒卫之前冠以小云南与辽东一些家谱写的登州府前冠以小云南是一个道理。从山东来到辽东,一些人是在登州集中上船的。如鞍山灵山《张氏宗谱》记述他们对其祖籍考证时就有:“元末明初,先祖第二次迁徙,从小云南北迁至山东半岛……据先人口传,此次迁徙到山东永亭府乐陵县。清(廷)向东北移民时,乘船东渡,起运港为蓬莱,属登州府,因此又有祖籍为登州府一说。”

  上述内容说明,(1)为什么有的家谱要在乌撒卫前冠以小云南字样,因为他是军队调防从云南县(今祥云县)下属的云南驿登记造册或集中出发的。(2)从云南迁徙到山东有军屯的人也有民屯的人,凡是标有小云南乌撒卫的人应该都是军人,而且是在乌撒卫改隶贵州都司之前迁徙走的。(3)由乌撒卫向山东调防的军人,只是云南向山东移民的一小部分,而不是如某文章中说的:“一个村堡再大,人口再多也不可能在近三个世纪中移出700万人来。”我不知该文作者这三个世纪与700万人的数字是怎样得来的。又有哪一位持“祥云”说的人在文章中说过山东的700万移民都来自云南驿。(4)云南驿与乌撒卫之间的关系一是军队调防出发地与军队的关系,二是辖区与防区的接壤或重叠的关系,由这两方面的关系将云南驿与乌撒卫连接起来。

  本文已通过各种资料说明作为地域名称,小云南就是在现今的祥云县,因驿在县中,所以也包括了云南驿。小云南之名在元、明时期可能只是当地的一个俗语,但这个俗语不但当时就被人们认可,而且一直流传下来,从这里走出去的人将它带到新的居住地,而从别处去的人也都接受了它并记录下它的名字。小云南名声在外,连外国朝鲜李朝显宗时代都留下了关于它的记录。小云南不是一个抽象的名词,确有其地。

    本文仅是笔者“再谈小云南问题”之一,需要深入研讨的问题,将在“再谈小云南问题”之二一文里与众谱友们探讨。

   本文原载:鞍山《谱牒文化研究》总第十六期。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 智喜国 转发 2014.11.24.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