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

宗旨:弘扬文化、承续谱牒、文明家邦、复兴祖国。

 
 
 

日志

 
 
关于我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宗旨: 弘扬文化、承续谱牒、文明家邦、复兴祖国。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精神: 大孝大爱、大公大德、奉献才智、勤劳敬业。

网易考拉推荐

再说小云南人  

2014-11-20 21:03:45|  分类: 小云南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说小云南人

张其卓

  《满族文学》杂志2006年第5期《八旗风》专栏曾刊登拙文《小云南人》,此文也收录在《丹东满族史略》书中。近些年来,笔者又收集到一些家谱,趁借关于小云南人的讨论仍在民间进行着之东风,再写拙文,以求证读者。

  1. 事情缘起

  在20世纪80年代初,为筹建满族自治县所进行的满族社会历史调查中,发现不只一户汉军旗人言其祖先是小云南人。以岫岩县黄花甸乡刘家沟刘氏为例,其家族移民路线是:由云南的小云南,到山西小云南,再到山东小云南。山西小云南其《刘氏家谱》记为在塔湾大槐树下,山东小云南记为在山东蓬莱县刘家沟。为追寻山东小云南踪迹,笔者到蓬莱县刘家沟去查访,在那里看到了与岫岩黄花甸刘家沟《刘氏家谱》同样的记载,因而确信民间口传从云南的小云南,到山西小云南,再到山东小云南,直到东北的移民过程并非空穴来风。

  再者,仍以黄花甸为例,采访中一位老者将双手背在身后说: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这样走路吗?是因为当年被绑着来的!还有的说,小云南人的小脚指甲是两瓣组成的,此说在1957年所修岫岩偏岭乡王家堡《王氏谱书序》中,记载得十分清晰:“闻王氏之晋阳琅琊两派,其所以异者,晋阳王足小指甲独生,琅琊王小指甲骈出。我族人足小指甲多骈出者,殆琅琊王欤。”骈,为并列。晋阳在山西,琅琊在山东临沂。王氏自称是小云南人。

    上述之说法,更为小云南人蒙上一层迷雾,由于当时没有查到相关资料,对“小云南”的内涵未能得以诠释。

    2. 云南小云南 

    自称祖籍小云南的满族家族对于小云南究竟在什么地方,也始终置于历史的迷雾中。破解这一几百年来密码的关键环节,是岫岩的杨思义给云南电视台写了一封查证信,电视台总编室观众来信部为杨思义寻祖追根的精神所感动,外出请教当地80多岁的文化人,1996319日给予了“曾听过祖上讲小云南就是我省现在祥云县”的书面答疑。同样祖籍是小云南的岫岩张氏将此信抄录于2003年新修的族谱中,于是笔者2005年重访岫岩时有幸读到它,自此迷雾豁然拨开。

    查《辞海》“详云,县名。在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东部,滇缅公路横贯。汉置云南县,1929年改祥云县。”再查《辞海》云南:“西汉所置云南县其治所在今祥云东南云南驿,南朝梁大宝后,县的建置废,南诏及大理时,于云南县故地置云南州,元初降为县,明初移治所今祥云。”《清史稿地理二十一·云南》记载,清时之云南县,为大理府下的1个县,距府东南130里,明属赵州,顺治时改隶大理府。通过上述资料确知,云南县始建于西汉,历经元明清其建置仍在延续。但以“云南”作为地名的不只县名,还有省名、府名,《清史稿地理二十一·云南》记为“清初沿明制,置承宣布政使司,为云南省,设巡抚,治云南府。”怎样将县名与高层次的省、府同名分开,按照民众认识和分辨客观事物的惯例,最常用的是比较法,以大小来区分事物对象之异同。将县名加“小”后俗称“小云南”,不但与同名之省、府区分开来了,而且隶属关系也自然反映在其中了。此事虽然未见文字记载,却符合民间认同习俗,笔者推断这就是云南的小云南的由来。

    这个推断被《张宽家族族谱》中收录的云南省祥云县地方志办公室给予的小云南确实是祥云县的回复所证实。查询信是杨思义请岫岩县地方志办公室王凤利发出的,回复信主要内容如下:

 

    祥云县旧称云南县,建于西汉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为西南地区开发最早的地域之一,因彩云常现于县城之北,定名为云南县。而今的云南省名也因此而来。在较长的历史长河中,祥云县这块地域先后设过县、郡、州,但云南之名一直使用。唐天宝年间,南王阁罗凤被朝廷封为云南王,元开行省,云南作为省名,本地域设云南州,明代降为云南县,由此为区别于省名,习惯上称云南县为“小云南”。乾隆《云南县志·序》载:“云南者何小云南也?曷小乎尔?云南置郡于昆池之阴,大府而治,行省旌麾驻焉。古云南乃在沦河间,为大理属邑,不隶于大府,而为云南得名所始,故别名之曰:小云南尔。”民国七年(1918年)为彻底区别于云南省名,云南县才改为今名祥云县。以此推断,你们祖籍称之为小云南即今祥云县。云南县历史上是否向中原或者以北移民未曾见过记载。

 

    这封信非常清楚地回复了祥云县所以别名为小云南,是因为为与置昆明滇池之北的行省治所云南,与得名云南之始的不隶大府(上级官府)而为大理属邑的古云南相区别。为彻底区别省县同名,民国七年,将云南县改为祥云县。

    按上述之论证,小云南指祥云县已无可否认,但仍有疑惑难解。张宽家族谱书称其在云南小白山,《卢氏族谱》称其在云南甸州古城域驿。假如小白山和古城域驿都在祥云县周边,言其小云南就是今祥云县,无可非议。但《蓬莱县志稿》记载:“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及永乐二年(1404年)两次从小云南的乌撒卫迁入”移民,就难解释了。祥云县在云南省西部,乌撒卫在今云南省东北镇雄与贵州省西北威宁一带,两地从西到东相距几百里之遥,乌撒卫与云南县在行政建置又没有隶属关系,从乌撒卫移民也不可能先集中于云南县再北上,那么乌撒卫怎能与小云南发生瓜葛呢?故尔问题还得回到民间习用的比较法来研究。

    这种比较法是指云南移民在向省外扩散时所呈现的状态。即云南县人也好,云南府人也好,只要是云南省籍,当他们在外省聚居一处时,其人数和所居地域都远不能与云南本省相比,为与大云南相区别,也为不忘祖籍是云南,以示从属关系,很自然地自称为小云南。也就是说,小云南由本来的云南县,扩大成为在外之云南省人的专用词,“小”字的本来含义增加了内容,外延也随之扩大了,这就是将乌撒卫说成小云南的合理解释,也是山西小云南和山东小云南之说的由来。

    3.山西小云南

    《刘氏家谱》指认山西小云南在山西塔湾大槐树底下。查山西地名,确实有大槐树。在东方出版社199210月第2版的《中国分省交通图·山西省》中,大槐树标有风景名胜记号,约在洪洞县北4公里,其偏东约10公里有广济寺,亦为风景名胜。这个“大槐树”就是刘氏所指认的大槐树吗?笔者2006615日在辽宁图书馆翻阅宗谱,意外地读到常怀德主编的《常氏宗谱》所记载的资料。这份资料是常怀德为解开小云南之谜1998年访问大槐树公园负责人的记录。

    原来唐贞观二年在汾河岸边建了一座名叫广济寺的寺院,规模宏大,殿宇巍峨,僧众济济,香客络绎不绝。寺旁有1株树身数围,荫蔽数亩的汉槐,蔚为壮观。因为这里是交通要道,自唐以来开始建驿站,办理四方往来公差事务。元末战乱四起,水旱蝗灾连年不断,中原地区豫、鲁、皖、苏之民十亡七八,明建立后,实行大规模移民垦荒政策,朝廷在广济寺院设局驻员,集中移民,编排队伍,发放“凭照川资”,广济寺院、大槐树下便成为移民开拨外迁的集散地。明洪武至永乐十五年间,朝廷移山西主要是洪洞县民于全国10余省市县,因洪洞县在元末风调雨顺,连年丰收,是人口最稠密的地方,有足够多余的人口外迁。移民之阳光大道从树荫下通过,大槐树也就此名扬四海:“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这是后人对移民史的记忆。因此可以说,刘氏对山西小云南在大槐树的指认,虽然小云南之地名不存在,但大槐树是洪洞县民发往外省的策源地,也是云南移民北上及东行的必经之路,他们在大槐树附近的塔湾一带聚集休整,然后再启程,由此中转站塔湾大槐树下,成为山西小云南的代名词,被称“山西小云南”已是顺理成章的了。

    上述之史实,笔者从岫岩县牧牛乡钟家村周家西沟《周姓族谱》得到了认证。周氏于明洪武年间从山西洪洞老槐树迁至山东。《族谱》记载,在《洪洞大槐树寻根祭祖堂》中,有10个《古槐迁民姓氏录》供橱,每橱录有由此迁出的姓氏,其中第3个橱中便录有周氏。这可以说山西省洪洞县大槐树是山西小云南人集散地的最真实记录,也是历史档案。

    4.山东小云南

    将收集和所见出版作品①中与本文有关的家谱,进行分析排比,发现自称山东小云南人的共有16户。16户中居蓬莱6户,莱阳3户,栖霞、牟县、黄县(今龙口)、青州、安丘、历城、费县各1户。16户中,蓬莱、莱阳、栖霞、牟县、黄县共12户,明清代属登州府,今属烟台市;其余4户中青州、安丘属今潍坊市,历城在济南市西,费县属今临沂市。假如以安丘为基点向南北画线,南至今日昭市岚山,北至今潍访市北海岸边,将其设定为山东省东部,登州府12户加安丘1户,计13户均在东部,其余3户在山东省中部。

    16户中,有11户有具体居住地址。其地址如下:

    始迁祖张龙,蓬莱城内七甲八社九兰乡;

    始迁祖高文显,蓬莱高家庄;

    始迁祖周敬天,蓬莱周家村;

    始迁祖刘氏,蓬莱刘家庄;

    始迁祖卢性悟,栖霞卢家大夼;

    始迁祖崔明相,莱阳佃布崔家庄;

    始迁祖王世英,莱阳县南10里小云南处;

    始迁祖田守祖兄弟3人,黄县松树岚子〈今龙口市东莱街松岚小区〉;

    始迁祖边廉,安丘县小云南朱衙社四甲边家庄;

    始迁祖王明政,临沂都乡南仁里,今费县东;

    始迁祖刚氏,历城刚尤集村。

  有具体地址的11户中,7户以姓氏为居住地命名:高家庄、周家村、刘家庄、卢家大夼、崔家庄、边家庄、刚尤集村。这说明这些姓氏在此定居,已非一日,是经过相当时间的生息繁衍,才形成聚落。这在客观上便有力地证实这些地方就是小云南人在山东之所在。

  假如仍以安丘为定点,向东画线,直到威海,那么本文所说的山东东部,又可分为北、南两区,到此便清楚地看到,登州府12户加安丘1户均在北区。以山东省的地理形势而论,其东部濒渤海、黄海,距离经济比较发达的中部和西部较远,距离河北、河南、安徽、江苏更远,再加之历史上的禁海政策,山东东部属贫困地区。向地荒人少之地移民,是移民政策的目标,这即应是小云南人多聚居于东部的原因。

  仅就移民而言,大抵有民户和军户迁移的区别。按本文所画定的东部中的北区,因其隔渤海海峡与辽宁省相望,比起南区与日本相近,易受倭寇侵扰,相对安全一些,所以北区应主要为民户移民区。能够证实北区主要为民户移民区的最有力证据是,明代对民户编制实行里甲制。其定制是110户为1里,择其中丁粮多者10人为里长。余下的百户为10甲,110户,设甲首1人,称甲长,由10户轮流出人担任。此定制于洪武十四年(1381年)在全国实行,上述之始迁祖张龙,居蓬莱城内七甲八社,始迁祖边廉,所居安丘县(小云南)朱衙社四甲,便是里甲制编制。虽然其他家谱没有关于里甲的记载,但张龙居蓬莱,边廉居安丘,亦足以做为典型来说明问题了。

    以北区相对应的是南区,南区应是军户移民区。笔者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从《崂山县地名志》中,找到了依据。《地名志》中有3部记载其祖先由云南乌撒(乌沙)卫移至即墨的族谱②,试选取录如下:

 

    白埠庄《杜氏族谱》载:“明永乐二年,吾祖由云南阿密州乌撒卫西北三十里槐树里头,移至青郡南枣行居住,三四年后,复迁至即墨崂山南头白庙籍,后迁百步庄落户”。

  后旺疃村《迟氏祖谱》载:“吾祖于明永乐二年从云南乌沙卫牛角胡同迁居即墨旺疃。”

    小寨子《张氏族谱》载:“吾祖张氏闻先人祖居小云南乌撒卫十字街大槐树底下,明初以武功得高位,支庶分袭。自千户讳徽,百户讳清,兄弟二人筮仕即墨。徽任螯山卫城,清任浮山卫所,分守海隅。”

  

    上述族谱中乌撒卫、螯山卫的“卫”,浮山卫所的“所”及千户、百户,即为直接破译山东小云南人来源及在山东居地的重要依据之一。

    原来,在明朝民与兵实行不同的管理体制。民实行里甲制,兵实行卫所制。卫所制是军事建制,自明初为始,在中央和地方均设置卫所。凡军事要冲之地设卫,次要地区设所。大抵5600人为一卫,长官为指挥使,下辖5个千户所,以1120人为一千户所。长官千户,下辖10个百户所,以112人为一百户所。长官百户,下设两个总旗,每总旗辖50人。其下设5小旗,每小旗10人③。按卫所制建制规模,螯山卫之编制应为5600人,其中小寨子张氏兄弟二人,张微任千户,统领1120人,驻守螯山卫城内,张清任百户,统领112人,分守浮山卫所内。族谱中“螯山卫”一词的出现,锁定了从乌撒卫迁移至山东落居地的具体位置,并且按卫所制规定,兵士另立军籍,军户世袭,不得脱籍,由朝廷分给土地,令军户屯田自养,所以可以认定,这是军户迁移。

    综上所述,小云南人主要以山东东部为居住地。东部之北区为民户移居区,从事垦荒植田;东部之南区为军户移民区,戍守屯田,捍卫海疆。螯山卫之地名,今仍存在,它就在黄海崂山湾的中部,其西为即塞,其名今亦存在。

    5.迁徙时间及路线

    历史上从云南向东北移民,有直抵目的地和到中间某地停留后,再利用时机向东北移民两种。

    1)明代移民

    明王朝为巩固统治,恢复由于战争造成的经济创伤,加强北方军事防务,防止北元势力卷土重来,于洪武至永乐年间实施全国性的大移民。据雷宗杰《明初洪武移民特点》一文显示,洪武年间全国移民约有1200万人,其中山东接受移民204.4万人(军籍20.4万人,民籍184万人),这204.4万人中有121.4万来自山西,占山东接受移民总数的65.9%

    明初移民,在《蓬莱县志稿》中亦有记载:“元末明初,山东为元明争夺要地。明将常遇春血洗山东,人口被杀戮殆尽,残存土著极微,明建立后开始向半岛大批移民,当地人口多为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及永乐二年(1404年)两次从小云南的乌撒卫迁入。”

    从云南到山东远距离调度,其中必有原因。其原因是西南地区于元末曾发生农民起义,建立“大夏”政权。明初为加强边防管理,对付少数民族可能发生的反抗,于云南、贵州、四川都建立了都指挥使司,都司下设立卫所,卫所除辖有军士、军户外,还代管土著民。其中乌撒卫就是卫所之一。远距离调度,为分散少数民族反抗,应是重要原因之一。至于说山东移民主要来自山西,最合理的解释是,除山西土著外,尚有外省籍移民包括乌撒卫移民,先集结于山西,然后再调拨至山东,所以才有121.4万这样庞大山西移民移入山东的数字。

    明代移民,除一次性抵达目的地外,的确有二次调拨的实例。此事在《卢氏家谱》中留有记录:

    追询先代流传,系云南籍,甸州古城域驿,由京师以及故乡统计,途程四仟捌佰捌拾有余。二次徙迁山东济南,落户章印栖霞,经历四十有四,于顺治八年间由云南(山东)拨入奉天镶黄旗汉军。

    上述之以云南甸州古城域驿为故乡,行4880里有余到京师,为第1次移民。甸州古城域驿即应指云南县(今祥云县)。因云南县早于同名云南之府、省建置,而称古城,其地东南有驿站,称云南驿,正值云南省西部滇缅交通要道处;古城周围以甸为称的地名,如米甸、禾甸等有多处。京师,于明初应指南京及周边今江苏、安徽和上海地域。卢氏的第2次迁徙由京师至山东,此次以落户章印栖霞经历44年,于顺治八年(1651年)拨入奉天向前推算,是于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由京师进入山东的。至于第1次迁徙大约亦为明初,只是具体时间无记载。

    明末崇祯年间,因明清交战的军事行动,而涉及到移民。明将孔有德、耿仲明在努尔哈赤攻取辽东后,几经周折,投奔山东登州巡抚孙元化,天聪五年,孔有德、耿仲明反明起义,先后攻破济南北之诸县及登州(蓬莱县),明派大批官军镇压,起义军寡不敌众,请求归服后金。天聪七年皇太极接受其归附,于镇江登岸(今丹东市九连城)。在起义军中有跟随而来的山东人,包括小云南人。据《陈氏族谱》记载:“我始祖陈安边由山东黄县籍,充登州镇千总,以智勇闻,随参将孔有德航海归清……去海城县北之十五里之毛祁屯卜居焉。”此山东黄县(今龙口市,清属登州府)陈氏,即为跟随孔有德于天聪七年从山东迁入辽东的实例。

    2)清代移民

    清代移民有清廷组织的民户移民和军户移民,也有自发地零散的民户移民。

    自顺治元年(1644年)大批八旗兵及辽东民户“随龙入关”,造成辽东几成空旷之地,绝少人烟之状况。为使“龙兴之地”一旦遭受侵扰,得以保护,其地上丰富的自然资源满族贵族继续独享,和解决关内尤其山东人口众多,自然灾害频仍的困境,自顺治六年(1649年)开始,多次下诏辽东开垦,准民户报领旗地。其规模最大的是顺治八年,山东水旱交加,蝗虫并举,清廷颁发《辽东招民条例》,据《蓬莱县志稿》记载:“清顺治八年,登州府开始有组织地源源不断向辽东移民,投旗籍者为汉军,未投者为民籍。”紧接着顺治十二年、十五年、十六年又连续发谕奖励移民垦荒,招关内汉民迁入。

    就是在上述背景下,大批山东民户包括其中的小云南人来到东北。走海路者以登州府民为主,由蓬莱起航,在青泥洼(今属大连)、牛庄(今属海城)、花园口(今属庄河)登陆,进入辽东。走陆路者以山东西部、河北等地民户为主,出山海关,进入辽西。

    顺治十七年(1660年)和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也是两次大的移民迁徙。

    据《东北地方史稿》记载:“云贵人民之移居东北从历史上考察当来自两个时期,其一,顺治年间平定云贵,吴三桂镇该地,清师凯旋带回之俘虏,皆成贵族家丁,拨给东省官庄为农;其二,在康熙时削平三藩,把平定云贵的吴三桂旧部俘虏带来,编入东北庄户之例,遂成辽沈一带旧户。”从上述记载得知,这两次军事行动,带回东北的都是俘虏,他们一路被羁押着,没有自由,即而也就产生了将双手背于身后走路习惯,附会于因为被捆绑而形成的传说。

    平定云贵的时间是顺治十七年,清军凯旋带回东北编入官庄之俘虏,目前从家谱中尚没有看到记载。削平三藩、平定吴三桂将旧部俘虏带回的时间,是康熙二十一年,其处理按《清圣祖实录》记载,做了分类处理:吴三桂亲眷家口及其将军、总兵、副将以上者,随清军分六起入京。这部分人中,得以宽大未处死者,流放到东北乌喇(今吉林省永吉县),其中因功而未被流放到乌喇来到辽东者,本文所说将云南电视台关于小云南指今祥云县答疑信抄写于谱书中的张氏始祖张宽,即为实例。参将、游击以下微员分发河南、山东、湖广、江西等省安插,被安插到山东的,其后因其地少人多,又于康熙至雍正年间拨往东北。普通兵丁有884户迁往尚阳堡(今辽宁开原尚家堡)等台站服役,由盛京兵部分发各边台、驿站充当苦差,按俘虏编管成为台丁、驿丁。据《凤城县志》记载,到凤凰城的台丁站人共16族,有吴、李、张、王等,他们均为吴三桂镇守云南招收的本地人。

    康熙二十六年,大批八旗兵由京调拨回东北,承担防卫驻守,垦荒植田任务,其中有参加平定三藩之乱的云南本地民勇。据《杨氏家谱》记载,头辈祖先杨虎山本籍小云南人氏,因吴三桂叛乱,“天朝兵不敷应用,奉旨挑选到小云南民勇护征”,“平服(后)回京时,康熙爷大喜,因民兵出力有功,遂出旨愿挑选民兵带领进京入册当兵,恩施钱粮。维时祖上杨虎山因云南人稠地窄,过度艰难,情愿随龙入旗,进京入册当兵,希图吃粮养家,故此携眷赴京当兵吃粮。杨虎山在京当兵多年……后于康熙二十六年由京拨兵到岫岩养马当兵。”

   上述家谱提供了康熙二十六年由京调拨回东北的八旗队伍中,也有小云南人的实例。

    雍正四年(1726年),辽东开垦,准民户领名报地,入旗当差,同顺治年间一样,又有相当一批山东小云南人来投旗籍。此后,于乾隆、嘉庆直至清末,即使在东北封禁的情况下,仍有山东小云南人,移民东北,俗称“闯关东”。

    6.本文结语

   综上所述,历史上小云南之称的产生,一种是为区分同名之省、府、县,将行政建置处于低档次的云南县,冠以小“字”。小云南即今之云南省祥云县。另一种是云南省移民聚居于外省,为有别于当地土著,也为追念祖籍,同时表示与祖籍相依相伴的从属关系,便将聚居地以小云南相称,如山西小云南、山东小云南甚至安徽的小云南等。其实无论是云南的小云南还是山西的小云南,以及山东的小云南等,都不是法定的地名实体,在地名录上均没有注册,它是民间自发口传的产物,因而给后人留下难解的历史谜团。

    当我们清楚了小云南的由来之后,应该说山东人对东北的开发是作出贡献的,同样应该说,云南人对东北的开发也是作出贡献的。他们历经几千里路的云和月,从祖国的西南或直接或辗转跋涉到东北,其间遭遇的坎坷、困苦、磨难等等是无法表述的。历史的烟云已经过去,他们只以“小云南”3个字和足小指甲骈出的人体特征(没有考证,不知是否真实)留给后代,令后代们去认祖寻根,去追念他们当年的坚毅和艰苦卓绝地拼搏。“小云南”是先辈口传给后人们的宝贵财富。

     注释:

    ①所见作品中的家谱有:李林著《满族宗谱研究》,辽宁民族出版社,2006年;刘庆华编著《满族家谱序评注》,辽宁民族出版社,2010年;本溪市党史地方志办公室编《辽东满族家谱选编》,辽宁民族出版社,2012年;《岫岩满族家谱选》20133月。

    ②转引自钟连良、张永华主编《鞍山谱牒文化丛书·谱学论文集》中侯鹏霄《从志书谱书的记载看小云南在何方》,文化艺术出版社,2011年。

    ③据《历史辞典》,学苑出版社,1999年。

     本文特为本文集所撰。

    作者:张其卓,原辽宁省丹东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

鞍山谱牒文化研究会 智喜国 转发 2014.11.20.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